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古代捉奸事件:乾隆御批捉奸杀人案(2)

核心提示: 大清朝及其大清律例虽然都已成为历史,但捉奸的历史传统仍然根深蒂固,许多人仍然对捉奸情有独钟。

案件上报后,刑部对案件事实没有异议,但对适用法律有异议。刑部认为,广西巡抚因为律例没有未婚夫可以捉奸的明文规定,而对卢将依照擅自杀死没有抗拒抓捕的罪犯的规定判处绞刑,此判决不当。

刑部提出,聘定未婚妻后,双方就有夫妻名分,未婚妻通奸,未婚夫可以捉奸作为证据。如果未婚夫知道自己的未婚妻与人通奸,没有当场抓获,就没有证据,既不能向官府控告要求休妻,也不能以此说服未婚妻的家族亲人。因此,未婚夫听到未婚妻通奸,前去捉拿也是万不得已,合情合理。

但在捉奸时,如奸夫已经逃脱,或已被抓获,又殴打致死,自然难以赦免其擅自杀人的罪行。如果在通奸现场,因追逐发生殴打,不仅丈夫本人,就是法律允许捉奸的亲属,也可以依照捉奸律条处理;而未婚夫本人,反倒不能行使捉奸权利,而按照普通人处罚,自然不合情理。

刑部认为,对本夫捉奸,律例规定非常详尽;已经聘定、尚未成亲的未婚妻,本夫因捉奸杀死奸夫,律例没有规定。如果遇到这类案件,各省处理就可能不同,与其上下请示,反复更改,不如事先确定标准,一致遵守。

此后,凡是聘定的未婚妻与人通奸,其未婚夫闻讯捉奸过程中,将奸夫杀死,如果查明奸情属实,除了已经离开通奸现场,和当即追到门外杀死者外,都依照本夫杀死已被抓获的奸夫律条判处:如果在通奸现场抓获,不是当时杀死的,依照本夫杀死已被抓获的奸夫律条,判处三年徒刑,加重一等,判处杖刑一百,流二千里;如奸夫抗拒抓捕,被本夫杀死,依照履行抓捕职责者,在擒拿罪犯时发生格斗致死的规定,不予追究。这样一来,定罪有所区别,量刑也更加细致。

本案中,卢将杀死未婚妻黄凝嫜的奸夫梁亚受,通奸现场已经黄凝嫜及其父亲黄胜登确认无疑,卢将为抓获梁亚受,用棍子殴打他,导致死亡,犯罪情节确属当即追到门外殴打致死,应该对卢将依照本夫杀死已被抓获的奸夫,参照夜晚无故进入人家住宅,已经被捕而擅自杀死、判处徒刑的律条规定,判处三年徒刑,并杖一百。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乾隆 杀人案 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