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李鸿章在巴黎:为吃新鲜鸡蛋携带活鸡一起出访(5)

核心提示: 边芹在走访大饭店时发现,由于二战期间丢了很多资料,现在存留的档案记录的主要内容是李鸿章一行人自己做饭吃。与李鸿章一起到达巴黎的还有柳条编的笼子里的活鸡(为了有新鲜鸡蛋吃)。

下午的阅兵式在隆尚跑马场举行。除了承办阅兵式这样的重大庆典以外,该跑马场当时大多都承办赌博性赛马活动。借由疯狂的资本游戏,这样的赛马活动让很多人趋之若鹜。

阅兵式开始后,李鸿章的马车才到。他身着绣着大幅图案的金外套加蓝袍子,在一众色彩严肃的西装中间,分外显眼。从当时媒体的反应来看,本次阅兵式因为有中国代表团的“围观”,原本年年重复、新意不多的军事庆典多了不少欢乐。比如,每逢掌声响起,就有人十分期待中国人面露惊讶之色,因为料定他们在国内见不到这样的世面。但是根据《费加罗报》的描述,中国人面对这种场面看起来不动声色,更绝的是李鸿章在阅兵的鼓乐声里打了一小会儿盹,步兵经过时产生的“噪音”才把他吵醒。

1889年,埃菲尔铁塔竣工。在铁塔施工、建设的过程中,反对的声浪仍是一波高于一波。但是法国刚刚摆脱了普法战争战败的耻辱,为了扬眉吐气地宣示国力,就像突然变富的家族一样,总得留下一两样特别的物件作为物证。尤其是这样高大的铁塔(324米)还是当时世界独一份。这个世界第一,建成后迅速成了巴黎乃至法国的象征。

自然地,中国代表团也被邀请参观埃菲尔铁塔。不同于传统说法中李鸿章的拒不登塔,边芹通过综合《巴黎回声报》等各种报纸上的报道以及其他资料后发现,李鸿章在中午12点之前就已经在铁塔下面了。上塔前简单参观了一下维持铁塔运转的机房“机器走廊”,带着他“永远不变的讥讽的微笑”,对巨大的钢铁建筑几乎没有看一眼,立刻就走向升降梯。《高卢人报》记载,李鸿章在升降梯里依旧一点儿也不激动。他被巨大的“机械匣子”送上了二层——95米,脸上的线条终于稍微舒展了些,等候在一旁的记者们把这一微妙的表情变化解读为“激动”。和此行其他宴请一样,在这顿海拔95米的二层餐厅,由汉诺多操持的午宴,依旧未能让李鸿章动一动筷子。

在法国期间,中国代表团送出和收到的礼物也着实让后人津津乐道。因为没有什么比待人接物更能反映出一个民族甚或一个文明的风格的了。《费加罗报》公开的礼单显示,李鸿章送出的礼物以绣件和景泰蓝为主,光绪送的礼物有一小半都属于国宝级别。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