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粟裕“一生中最愉快的时期”是在什么时候?

核心提示: 似乎是冥冥之中的某种缘分,多年后,粟裕带领他的队伍来到了江苏,做起了大日本皇军通缉令里的“土匪”,并在苏中建立了“汉高祖的关中”,成为了他“一生中最愉快的时期”。

粟裕 资料图

他的一生,如锥子一样不可阻挡地前进;他的一生,又如沙漏一样不断放弃。天下大定,论功行封时,他事先提出别评他为元帅。他这样一让二让三让四让,先拆自己在军权方面的台,再拆自己在军界的台,再拆自己在政界的台,再拆自己在历史上的台。同时,还在拆袍泽的台。那些因为他而压抑的袍泽,有很多遗憾,但没有人埋怨。他是个军人,却像儒生,更像个五四出来的知识分子。这是不是可以解释他蒙冤三十六年的悲剧?他头颅里有三块弹片,经常奴役他的身体,百年火化之后才姗姗而出。这是不是可以解释他屡立奇功却不享其名的命运?

他叫粟裕。一个方面军的统帅,一个为战争而生的人。

粟裕的老家,位于湘西会同县伏龙乡的一个小山村,与贺龙的老家桑植县洪家关正好一南一北,遥相呼应。

粟裕的老宅,前临千丈见底的双溪河,后靠逶迤磅礴的大泽嵊。从碧清的双溪河北望,鬼斧神工、崎岖蜿蜒的金龙山余脉银匠界,状若一条待价而沽、待时而起的卧龙,横空出世,气势非凡。

乡邻们至今口口相传一个故事。

大清咸丰年间,粟裕的先人准备盖房。在乡间,这是婚丧嫁娶外的头等大事。因此特意不惜重金,千里迢迢请了一位风水先生前来卜选屋场。先生峨冠博带,仙风道骨,是个得道高人,行走江湖多年,有些本事。吃饱喝足之后,他法相庄严地沿双溪河一带,端着罗盘走了几天,不想却一无所获,始终不见有上好的屋场。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