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张居正继任者张四维为什么要逼张居正的儿子自杀?

核心提示: 中国古代的官场,从古至今都讲究先做孙子后做大爷。在当孙子的时候,肯定要把大爷伺候得服服贴贴;但要是一朝做了大爷,对手下的“孙子”跟过去的大爷怎么样可就全看这位主子厚不厚道了。

中国古代的官场,从古至今都讲究先做孙子后做大爷。在当孙子的时候,肯定要把大爷伺候得服服贴贴;但要是一朝做了大爷,对手下的“孙子”跟过去的大爷怎么样可就全看这位主子厚不厚道了。

张四维是嘉靖三十二年的进士,又被点为庶吉士,看来是一位潜在的内阁成员了。这位张相公虽然中进士的时候已经虚岁三十,但是一点都不影响他平步青云。为什么呢?因为他是个风流倜傥而且才华横溢的才子,并且对时政非常有见地。

张四维

张四维

当然上面说的都是次要条件,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是张四维和当时明朝边境两大实力派将领的关系极不一般:他是杨博的邻居,又是王崇古的外甥,而这两位先后担任宣大总督,是明朝北大门的关键守卫。有这么一层关系,张四维的仕途想不顺都不行。

当国的首辅高拱很看重张四维,在他做吏部尚书时就将张四维从一个侍讲学士越级提拔到吏部侍郎的位子上。高拱入阁后,张四维又在俺答入贡的时候帮助内阁作出了最正确的决定,因此更加受高拱内阁的器重,张四维也很会来事儿,看来入阁拜相是早晚的事了。

升的这么快,没人嫉妒是不可能的。很快就有御史举报河东一带有奸商破坏盐法,直指当地最大的士绅——张四维的父亲和舅父。偏偏张四维的这两个长辈确实不干净,逼得张四维只得辞职,在高拱的一再挽留下才勉强留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高拱想把张四维拉进内阁,这下子就挡了比张资格更老的殷士澹的路子。殷士澹立刻找人弹劾张四维贿赂高拱。而这位张相公也不干净,人家举报的全都属实,搞得张四维只能再次辞职。报告还没批下来,穆宗皇帝就去世了,高拱很快也就下台了。

不过张四维很会烧冷灶,他不但和首辅关系好,和次辅张居正的关系也相当不坏,而且国丈李伟和权宦冯保也相当看重他。因此高拱倒台以后,张居正不但没难为张四维,反倒是很快就让张四维入了内阁。

然而在张居正执政的十年里,内阁里除了他其他人都只是个摆设。张四维因为是由张居正推荐入阁,因此对张居正一向都是曲意逢迎。即便如此,只要他拟的旨意稍稍不如张居正的意,张居正就大发雷霆,搞得两人的关系渐渐变差。一向做少爷惯了的张四维受到张居正的各种呵斥,暗下决心,迟早有一天要百倍还回去。

还没等到张居正让权,这位被朝野内外视作大独裁者的首辅就病逝了。次辅张四维递补为首辅。他深知自己的前任得罪了很多人,他便趁机收买人心,借着皇长子诞生的机会向皇帝进言,要求广开言论,让下面人多提提意见。皇帝很高兴地采纳了。

形势的发展一如张四维所料,言路一开,骂张居正的折子就源源不断的呈了上来。但张四维立刻就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张居正的旧部担心张四维反攻倒算,冯保更恨他不让自己封伯爵。两派一拍即合,随即对张四维展开反攻。

不久,张四维就被人举报收受吏部尚书好处,无理提拔其弟。张四维非常尴尬,只好让人贿赂冯保,才勉强稳住局势。但随着万历皇帝对张居正的恨一点点被点燃,张四维知道自己算总账的时候到了。

在万历的新宠太监张诚的唆使下,冯保失势。张四维立刻授意其门生检举冯保和张居正余部,这些人即刻被驱逐出北京。四海以内一见张居正的老伙计们全被赶出朝廷,立刻就来了精神。北京城要变天了。

终于,万历皇帝开始对张家进行近乎变态般的报复。他削去了张居正的所有荣誉头衔,并且下令追缴张居正的所有灰色收入。在张思维的授意下,在荆州的张家老小全部被关在家中不许外出,等候北京方面来员。当朝廷方面的特派员打开张家门的时候,整个张府已经没有几个还能喘气的了,俨然变成了人间地狱。

张家长子张敬修在饱受刑讯逼供后被迫承认自己贪污三十万两白银,随后他选择自尽。临死前他留下遗书:“今张家事已完结,愿他辅佐圣明天子于亿万年也!”

张敬修的死和荆州的惨案终于让朝中的大佬们意识到这一事件已经超越了对张居正政治错误的检讨,而纯粹变成了朱翊钧和张四维的个人报复。首辅申时行下令停止这一令人发指的暴行,对张家的迫害也就到此为止。

申时行做了首辅,那张四维呢?就在张家饿殍满地的时候,他的那个相当不干净的老爹死了,他只能回家守孝。守孝期快满的时候,他得了暴病,不久便一命呜呼。

我并不相信报应这个词,但对于张四维这个人来说,他爹和他不到三年时间接连暴死,让我不得不怀疑也许做了坏事真的会有报应。

张四维是个非常典型的中国传统官僚——关系极厚,官商两道都吃得开,有些才干,愿意当孙子。但是在当上大爷以后,就拼命地想把以前当孙子时候吃的亏找回来。从张四维开始,明代的党争大幕也就此拉开。

来源:中华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