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从西方国家倾泻在叙利亚的导弹

核心提示: 在整理海南籍革命烈士叶文龙资料的过程中,叙利亚的国土被倾泻了100多枚导弹!于是,“世界还是百年前的世界,只是中国不再是百年前的中国;我们不是生活的一个和平的时代,而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度”成为“吸眼球的新闻标题”。1919年的巴黎和会,中国外交官的境遇同今日叙利亚外交官何其相似!

从西方国家倾泻在叙利亚的导弹

——谈不忘初心和重温马克思主义的与当下意义

在整理海南籍革命烈士叶文龙资料的过程中,叙利亚的国土被倾泻了100多枚导弹!于是,“世界还是百年前的世界,只是中国不再是百年前的中国;我们不是生活的一个和平的时代,而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度”成为“吸眼球的新闻标题”。1919年的巴黎和会,中国外交官的境遇同今日叙利亚外交官何其相似!但是,不管叙利亚未来的道路如何走,正因为近百年前,有了1927年的共产党人被大量屠杀,才有1927年3月份担任中央农讲所副所长毛泽东在8月份的“八七会议”上提出“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理论。而比“八七会议”早2个月之前的6月份,即在湖南许克祥发动对共产党人和工农群众进行大屠杀“马日事变”之后的粤北工农军总指挥部紧急会议上,叶文龙在当时会议最后说:“我们只有一条路,就是上山打游击”。

时至今日,叙利亚外交官在国际场合清晰驳斥西方国家自相矛盾的谎言,但无助于结果的改变,因为叙利亚没有足够的军事实力。就如同百年前巴黎和会上,中国以战胜国的身份参加和会,却要同战败国一样割让土地。在这种背景下,1919年,仅19岁的叶文龙和杨善集、王文明组织府城五校一千多名学生集合在海口府城的五公祠,投入到声讨卖国行为的“五四”运动中。如同周恩来总理对叶文龙烈士的评价说:“叶文龙完全可以成为富甲一方的富商,但叶文龙却走上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的道路?”同样,如果我们忘却了这些革命先烈的初心,也许今天的叙利亚,可能就是明天的中国!

有人说,世界已经进入民主、自由的时代,中国自己不够强大,那是因为没有彻底拥抱民主和自由的西方先进的管理制度!叙利亚被轰炸,谁敢肯定说叙利亚一定没有拥有“化学武器”?叙利亚是否有化学武器,我们确实不敢下断言。但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恰恰被强加上这个罪名被绞死,但是至今没找到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2015年设在海牙的国际法庭裁决,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双方没有对另一方犯下屠杀罪,但被西方国家以“种族屠杀”的罪名推翻并关押的南联盟前总统米洛舍维奇已经在监狱里暴亡;卡扎菲被虐杀,但是西方列强军事干涉利比亚内政理由——卡扎菲拥有化学武器的确凿证据仍然没有找到……。有人说,不管如何利比亚、伊拉克、南联盟等国家确实是“独裁统治和维护人权”,但对于更专制、更独裁、更缺乏人权的沙特等海湾6个君主世袭制且跟美国关系交好的国家,为什么美国反而不帮助他们实现民主、自由和人权?穿越历史的销烟,回溯到百年之前,包括叶文龙生活的那一代知识分子曾经对美英列强抱有幻想,特别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认为“公理战胜强权”,但是,巴黎和会的凡尔赛和约中规定“把德国在山东占有的各种特权,全部让给日本”,而且认为“日本强加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二十一条不在会议的讨论范围之内”。这些消息传到国内,也彻底打破很多中国人对帝国主义的幻想。

有人说,现在都21世纪,还提这些陈年烂谷子的事情。除了政治场合、官方媒体外,很多在台上说马克思主义的人都不相信马克思主义了,还讲什么马克思主义!但是,就在在柏林墙被推倒、东欧剧变、前苏联解体的背景下,1999 年秋,英国广播公司在国际互联网上进行了“千年伟人”的评选活动中,卡尔·马克思力压爱因斯坦和牛顿排名第一!欧洲很多国家不是抛弃了马克思主义吗?在西方权威的为什么权威媒体评选当中,为什么马克思还得以最高票被评为“千年伟人”?

据叶文龙烈士的家人说,叶文龙曾经是国民党党员。也是就说,叶文龙在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摸索中,不断调整自己的方向。同样,毛泽东曾坦承“我赞同许多无政府主义的主张”。在《民众的大联合》一文中,毛泽东甚至称马克思为激烈派,称克鲁泡特金为温和派,赞赏后者的互助论。早期的中国共产党更多希望通过宣传,让人民觉醒中和平抗争。如同毛泽东回忆1927年的时候说:“像我这样一个人,从前并不会打仗,甚至连想也没想到过要打仗,可是帝国主义的走狗强迫我拿起武器。”八七会议之后,中央提议毛泽东到上海中央机关工作。毛泽东回答:“不愿去大城市住高楼大厦,愿到农村去,上山结交绿林朋友。”不能说毛泽东是受到中央农讲所共事的教育长叶文龙影响,最起码说毛泽东的观点同几个月前叶文龙在粤北工农军总指挥部的紧急会议上的观点不谋而合。同样,也不是叶文龙先知先觉,而是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之后,叶文龙当时作为广东清远首任县委书记,也是广东省农会开展工作最好的粤北地区的县委书记,能够第一时间感受到白色恐怖的对中国共产党生死存亡的威胁。如毛泽东后来回忆1927年大量共产员被屠杀的时候说:“我们原先都不是拿枪的,都是爱和平的人,有种地的、有做工的、有当教员的、有做生意的。我是当小学教员的,我没有准备拿枪去打仗。后来蒋介石不许我活了,不许人民活了,我们就拿起枪杆子了。……1921年,中国成立了共产党,我就变成共产党员了。那时候,我们也没有准备打仗。我是一个知识分子,当一个小学教员,也没学过军事,怎么知道打仗呢?就是由于国民党搞白色恐怖,把工会、农会都打掉了,把五万共产党员杀了一大批,抓了一大批,我们才拿起枪来,上山打游击。”同样,叶文龙在几所大学所学专业是经济专业,没有看到叶文龙到俄国留学的记载,但叶文龙却曾担任当时苏联顾问鲍罗廷的翻译。同样在蒋介石屠杀共产党的白色恐怖中,“一介书生”叶文龙成长为国民党叛变革命之后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农民军从广东打到武汉的农民军领导人。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叙利亚 导弹 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