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元帅6大将子女都毕业于哪所“将门相国之后”学院

核心提示: 十大元帅中有七位元帅的子女,十大将有六位大将的子女、亲属就读“哈军工”。致使哈军工一度有成为“将门相国之后”专门学院之虞。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

十大元帅中有七位元帅的子女,十大将有六位大将的子女、亲属就读“哈军工”。致使哈军工一度有成为“将门相国之后”专门学院之虞。

中国十大元帅中有朱德元帅的两个孙子;彭德怀元帅的养女即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烈士的女儿,左太北;林彪元帅的女儿,林晓玲;陈毅元帅的儿子,陈丹淮;罗荣桓元帅的儿子,罗东进;刘伯承元帅的儿子,刘太行;叶剑英元帅的孩子,叶选宁。

中国十位大将中有粟裕大将之子,粟戎生;陈赓大将之子,陈知建;罗瑞卿大将之子,罗健;肖劲光大将之子,肖光明;张云逸大将之子,张光中;许光达大将之子,许燕兵。

中央领导之中,还有五位老前辈革命家中的“三老”的子女在哈军工读书,即董必武的孩子,董良玉;林伯渠的孩子,林东山;谢觉哉的孩子,谢开飘(后改名谢飘)。

国家公检法三家最高领导人子女入学哈军工的,有公安部长谢富治上将的孩子、最高法院院长张鼎臣的女儿,还有上面提到的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谢觉哉的孩子。

中国四大烈士,有三位烈士的后裔入哈军工,即王若飞、叶挺、左权的子女。上将一级有苏振华、陈再道、张爱萍、杨成武的子女入哈军工等等。

这些也仅仅是我们所了解的一部分领导人的后代。实际在省军一级、国务院部一级领导的子女也有很多入读哈军工。

这些高干子女在毛泽东时代,完全是凭考分,凭自己的真本事考入哈军工的,绝大多数学业优秀。

为了教育他们学有所成,不负父母期望,陈赓在世时,曾经专门对院负责人有过交代。陈赓说,这些孩子父母都为国家为党忙于工作,顾及不上教育他们的子女,我们要担起责任。当系里具体干工作的同志表示难管理时,陈赓大将说,我教你们两条原则,保证可以管好。第一,是一视同仁,对他们都一个样,不准搞特殊照顾。第二,是这些孩子很敏感,发现问题要注意方法,采用个别谈话帮助他们克服毛病。

导弹工程系是干部子女集中的系,系里特别注意了这个问题,规定不准孩子带零用钱到校,只准使用学院发放学员的津贴;规定不准学员从家里带零食到院内。但是,又根据具体情况对特别的事巧妙处理。

廖晖学员是廖承志的儿子。父亲严厉,不会溺爱他。但是,何香凝这位奶奶却十分疼爱孙子。何大姐的革命资历和地位、威望,在中国仅次于国母宋庆龄,她又是高于毛泽东等的一辈人。她给孙子送点零食,人之常情。廖晖严守学院规定不收奶奶的东西。

系里听说了,立即制止廖晖,告诉他何大姐送的东西不准拒绝,但是收下之后,应该和同寝室的同学一起分享。这一下,同屋的可沾了光了。这些教育对廖晖的影响是深远的。

再就是王若飞夫人送给孩子的东西,系里也要求孩子收下,并与廖晖的处理方式一样。

较为复杂的是一些家庭内务事,学院躲不过时,也须代管。

林彪的女儿林晓玲是林彪在苏联学习时,与前妻张梅生的孩子。张梅与林彪分手之后,留在苏联未回国,后来和徐介藩结为夫妇。徐介藩便是哈军工装甲兵工程系主任,一位性格刚直不阿的军人。林晓玲一直和他们夫妇生活在苏联。

1935年徐介藩夫妇归国后,林晓玲仍留在苏联上小学、初中、高中。所以1963年林晓玲归国转学入哈军工时,她俄语极其流利,中国话反而讲不好。

这位缺少父母之爱,自小独立生活,又久受异国文化教育的孩子,性格极其刚烈。叶群不欢迎这个林晓玲,而林晓玲也憎恨叶群。她常常会不顾场合地当着林彪的面咒骂叶群,甚至骂林彪这位父亲。

每到学院放寒暑假,林彪办公厅秘书必来电话,希望学院设法安排林晓玲不回家,以免惹林彪元帅生气。

院里不知道这是林彪的指示还是叶群让秘书假传圣旨,谁也无法核实,只好执行。系里几位领导在心中很为林晓玲鸣不平。放假孩子们都有家去,惟独她像一只失群的小羊。而且,她对中国生活很有些不习惯,适应力差一些,谁也不好留她在校照顾她,惟一的去处是劝她去西安她母亲家。张梅那时已和徐介藩调往西安工作。

林晓玲后来患了肝炎。为此事,林彪、叶群没来信,总参谋长罗瑞卿来了一封信。信直接写给院导弹系,嘱咐系里照顾林晓玲,每月给补助20元营养费。据戴其萼回忆说,系里很不高兴,觉得林彪这个当爸爸的太差劲儿,女儿患了肝炎,也不关心,当军委副主席工资不少,20元给女儿还拿不出来吗﹖

意见归意见,系里还是给林晓玲补助20元。

1961年夏,陈毅的二儿子陈丹淮高中毕业,考入哈军工。陈毅想到儿子是首次只身出远门,理应尽父辈教诲之责,于是提笔作诗:

小丹赴东北,升学入军工。写诗送汝行,永远记心中。汝是党之子,革命是吾风。汝是无产者,勤俭是吾宗。汝要学马列,政治多用功。汝要学技术,专业应精通。勿学纨绔儿,变成百痴聋。少年当切戒,阿飞客里空。身体要健壮,品德重谦恭。工作与学习,善始而善终。人民培养汝,报答立事功。祖国如有难,汝应作前锋。试看大风雪,独有立青松。又看耐严寒,篱边长忍冬。千锤百炼后,方见思想红。

一首写罢,他觉得还需再嘱咐几句,便又研墨展纸——

深夜拂纸笔,灯下细沉吟。再写几行诗,略表父子情。儿去靠学校,照顾胜家庭。儿去靠组织,培养汝成人。样样均放心,为何再叮咛﹖只为儿年幼,事理尚不明。应知天地宽,何处无风云。应知山水远,到处有不平。应知学问难,在乎点滴勤。尤其难上难,锻炼品德纯。人民培养汝,一切为人民。革命重坚定,永作座右铭。

1963年4月10日,陈毅出国前,于昆明驻足,夜阑人静,思及子女教育,展纸写一短柬给已任哈军工院长的刘居英,要求他对陈丹淮“和一切青年学员严加管教”。

两个月后,陈毅从繁忙工作中挤出时间前往哈军工,在全院师生大会上,他语重心长地说:学习是一个艰苦的过程,是战胜困难的过程,把一个青年培养成材,要经过千锤百炼;把一块毛铁变成钢,要经过好多工序。你们军事工程学院这个重点大学,都能达到毕业的标准,是一个很艰难困苦的过程,不是那么轻松的。我特别提醒干部子女,今天我代表你们的家长对你们讲,你们这些人的环境,对你们是不利的。你们要懂得,在这样好的条件下学习,把好条件变成包袱,就会把你们压死,害你们一辈子。

陈毅的这些讲话,是他积一生体验的结晶讲出来的期望。人生的事业,父母多高的位置也替代不了自己的创造,或许因为父母的帮助或影响力,干部子女比别人多一些机遇,然而成功在我,不在我之外。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佚名,原题:将门相国之后中国高干子女“哈军工”生活揭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