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重温叶文龙烈士生命轨迹

核心提示: “重温马克思主义”是当前一个是热点。但这句话如果不想成为空洞的口号标语,我们就有必要重温马克思主义中国道路的历史抉择。我们普通人可能很难从波澜壮阔的历史诗篇当中,筛选出近百年前中国历史的抉择,但是我们可以从我们身边仁人志士的生命轨迹,感受当时鲜活的历史。

重温叶文龙烈士生命轨迹——重温马克思主义中国道路的历史抉择

“重温马克思主义”是当前一个是热点。但这句话如果不想成为空洞的口号标语,我们就有必要重温马克思主义中国道路的历史抉择。我们普通人可能很难从波澜壮阔的历史诗篇当中,筛选出近百年前中国历史的抉择,但是我们可以从我们身边仁人志士的生命轨迹,感受当时鲜活的历史。

107年前,辛亥革命爆发,清朝帝制宣告结束。但是对当时祖籍文昌市铺前镇田良尾村、年仅11岁的的叶文龙来讲,这种体验又有很大不同。因为叶文龙的父亲叶季谦在辛亥革命爆发之前,任四川秀山县知县,而且叶文龙的祖父叶用森曾任四川知府。这种家庭背景,使11岁前后的叶文龙更能感受社会动荡变迁的冲击,同时历史也给赋予叶文龙比我们很多人更多、更深的思考。

毛泽东在1927年3月就任位于武汉的中央农讲所副所长,而3个月之后,叶文龙任中央农讲教育长,成为毛泽东的亲密同事。叶文龙比毛泽东小7岁,如资料描述,他们早年所处的时代是“俄虎、英豹、法貔、美狼、日豺,眈眈逐逐露牙张牙,……划势力圈,搏肥而食,无所顾忌”的年代。1924年8月,官宦子弟出身的叶文龙同众多海南籍的爱国青年在上海成立琼崖新青年社。我们不容易找到叶文龙的文稿字迹,但我们可以从毛泽东对《新青年》的态度,思考那一代知识分子寻求救国救民之道的思想煎熬过程。如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新民学会资料》提到,当时毛泽东“每天除上课、阅报之外,看书、看《新青年》;谈话、谈《新青年》;思考、也思考《新青年》上所提出的问题”。而且这里需要澄清明确一下:《新青年》并不是马克思主义是思想阵地,而是各种“社会主义”流派探索的窗口,其中影响力比较大是无政府主义。美国埃德加·斯诺的《西行漫记》提到毛泽东读了“一些关于无政府主义的小册子,很受影响,……赞同许多无政府主义的主张”。当时,毛泽东还曾倡议把孙中山从日本请回来当新政府的总统、康有为当国务院总理、梁启超当外交部长。

毛泽东、叶文龙那一代人在西方列强凌辱中国的背景下,苦苦追溯强国之路。但是,不管如何,在毛泽东、叶文龙这种人内心深处,西方列强的侵略中国的强盗国家,而毛泽东、叶文龙等人并不希望中国成为强盗!如何才能找到中国的自强之路?只有回到那个历史时期,我们才能体会那一代仁人志士的内心煎熬。也只有回到那个特殊的年代,我们才能体会到为什么毛泽东当时会说:“我看俄国式的革命,是无可如何的山穷水尽诸路皆走不通了的一个变计”。十月革命之前,俄国也是侵略中国的强盗之一,但十月革命之后的新生的俄国却与众不同!如有关资料提到“号召反对帝国主义、以平等的态度对待中国,这与屡屡欺压中国的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形成鲜明对比”,这对苦难当中的中国仁人志士思想冲击无疑具有颠覆性。

但是,接受马克思主义,同马克思主义中国道路的推进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