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邓小平访美 发生何事让他的翻译叹美方窃听技术高

核心提示: 吃完饭后,我就用中文跟我的同事说,我真失望,没吃到真正的冰激凌。可是不知怎么回事,第二天午饭、晚饭时,每个人桌上都有一大盘各式各样的美味冰激凌,而且以后在整个美国之旅中吃饭都有冰激凌。我们不禁赞叹美国特工人员窃听技术的高超。

邓小平 资料图

编者按:“由冀朝铸口述,苏为群采访整理的《从“洋娃娃”到外交官》一书记述了冀朝铸先生半个世纪的外交官生涯,现从该书摘录一个片断,以飨读者。”

我于1975年春天从中国驻美联络处回到国内,立即向人事司的一个科长报到。这个科长冷冰冰地接待了我,让我耐心等待。过了不久,她忽然又一次召见我,这次她笑嘻嘻地让我去国际司报到,因为已任命我为国际司的副司长。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我之所以被任命为国际司副司长,是外交部的一些老同志,如符浩、章文晋等人,同外交部那几个有权势的年轻人进行斗争的结果。这几个有权势的人想把我踢出去,或送到外国语学院去教书。外交部部长乔冠华也不同意我离开外交部,结果就把我派到国际司工作了。我到国际司工作,从任命的文件上看有三年半,但实际上当副司长只有约一年,职责是分管联合国安理会的事务。但才干了两个月,正要进一步熟悉新工作时,我接到通知,说过去我下放农村的时间较短,还不够两年,所以要再下放农村锻炼一年。我又被派到外交部在北京郊区的五七干校干农活儿了。

周恩来总理在1976年1月8日去世了,他手下的人告诉我这个悲痛的消息,并安排我去北京医院向他的遗体告别,还安排我参加由邓小平主持的他的追悼会。看见总理的遗体,眼泪几乎遮住了我的视线,心中的悲痛难以言表。我们的好总理一去不复返了,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严师、慈父关怀我、指导我了。我失去了一位长期教导我、关心我的恩人,中国人民也失去了一位卓越的领袖。没有了总理,中国的命运会向何处去呢?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邓小平 美方 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