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日本将官被击毙,为何八路军战史中却不见记载

核心提示: 作家萨苏在其著作《国破山河在——从日本史料揭秘中国抗战》中,记述了一段发生在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战事——1945年3月至5月间,日军五十三旅团少将旅团长吉川资被八路军击毙。抗战时期,在山东战场上被八路军击毙的日将级军官有两个:一个是于1939年在聊城被击中,不久后死于济南的中将沼田德重;另一个就是吉川资。但萨苏在书中表示:“奇怪的是八路军战史中却未见记载。”

原标题:石桥伏击战:“打死敌寇旅团长”

烟威警备区司令员刘佐1979年重访石桥战斗遗址

作家萨苏在其著作《国破山河在——从日本史料揭秘中国抗战》中,记述了一段发生在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战事——1945年3月至5月间,日军五十三旅团少将旅团长吉川资被八路军击毙。抗战时期,在山东战场上被八路军击毙的日将级军官有两个:一个是于1939年在聊城被击中,不久后死于济南的中将沼田德重;另一个就是吉川资。但萨苏在书中表示:“奇怪的是八路军战史中却未见记载。”

萨苏的史料来自两个方面:时为日五十九师团(其下辖五十三旅团)师团长藤田茂的战后回忆录,以及藤田茂回忆录出版后日本报纸的有关报道。与此同时,近年出版的有些书籍和相关报道中,则对日毙命者的描述说法不一,有的说被击中的是日军五十三旅团旅团长田坂八十八,也有的说吉川资是日五十四旅团旅团长。

而查《大众日报》,1945年5月29日的一版有报道《鲁中我军反“扫荡”胜利结束打死敌寇旅团长一名》,文中说被打死的旅团长姓名和番号尚未查清。之后又陆续报道“击毙敌五四旅团长田板(田坂八十八)……”“毙伤日军约七千名,(其中有敌五十九师团五十三旅团旅团长一名,系于五月七日鲁中之石桥战斗中被击毙)……”

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大众日报》首先报道日旅团长被击毙

1991年出版的《八路军回忆史料》第三卷,收录了署名为黎玉、林浩、景晓村、李耀文的文章《横扫日伪军的最后一战——忆山东战场的大反攻》。文中说:“据此,山东军区决定推迟执行五、六、七3个月作战计划,迅速将主力隐蔽集结于主要交通要道两侧……经与敌20余天的周旋和奋战,歼日伪军5000余人,日军第五十三旅团少将旅团长吉川资被击伤,后毙命。”作者之一的李耀文时任鲁中军区第四军分区副政委,此文写于1990年4月。

石桥伏击战中被击毙的正是日五十三旅团旅团长吉川资。

其实,石桥伏击战在山东抗战史上赫赫有名,发生于1945年5月7日的沂源石桥,八路军作战部队系山东军区鲁中军区二团三营,营长刘佐。日军系由吉川资所率步兵第五十三旅团一部。

那为什么此时乃至之后出版的多种书籍中,却对毙命者的身份说法不一呢?让我们来看看《大众日报》1945年这段时间的报道。

大众日报对此战的初次报道见报于1945年5月29日,标题是《鲁中我军反“扫荡”胜利结束打死敌寇旅团长一名》:“窜入我鲁中腹地扫荡敌伪,在我内外线军民夹击下,已于本月十七日分头由岸堤、沂汶向东、西两个方向撤退,……当千余敌人在××旅团长(番号尚未查清)率领下沿沂博公路南犯时,于石桥一带遭我主力伏击。我军向敌指挥部队猛扑,将敌冲散,我战士随即进入紧张之追击战,和敌展开白刃刺杀战斗,当场将敌旅团长击毙,此外尚击毙敌小钱大队长,佐滕、成山田两个中队长及四个小队长。敌兵死伤共一百余,伪军死伤亦达百余,缴获长枪三十余支,短枪五支,战马四十一匹,及其他军用品甚多。此乃我鲁中部队优秀的反扫荡战斗之一。”当时对所犯来敌的部队番号尚不明确,敌旅团长被击毙的具体时间也未说明,但可以确定的是击毙了一名旅团长级别的军官。

几天以后的6月3日,《大众日报》再以《山东军区司令部公布反击敌寇五月扫荡的经过及战果》的标题,报道这一重大战果:“此次反‘扫荡’战役基本上已接近结束阶段。就手下接到各区之反‘扫荡’作战经过与初步战果,综合公布如下:……当获得敌人在淄、博、泰、新、莱及临朐等地集结兵力之情报后,即判明敌人‘扫荡’企图,迅速进入备战,调整各种军事力量,实行紧急反‘扫荡’动员,以严阵以待之姿势准备打击进犯之敌。由博莱一带出动之敌两千五百余,五月一日合击南麻悦庄,我首避其锋芒,采用分散游击战,麻雀战扰袭爆炸之,以消耗疲惫敌人。而主力一部在有利地形布置伏击,准备歼灭其南犯之一股。该敌于七日晨,由敌某旅团长率领沿沂博路南下至石桥附近入我圈套,遭我猛烈突然袭击,我选择敌人指挥部发起果敢冲击,敌狼狈退却,我复猛追,常发生激烈的白刃扑搏,约半小时我连克四个山头,当场将敌某旅团长击毙(以后在朱位得敌日记‘七日石桥遭遇旅团长战死’云云,同时俘获之伪军亦有此口供,但姓名尚待查)及毙小□大队长一,佐滕、成山田中队长二,小队长四,以下五十余,伤敌四十余,毙伤伪军六十余,俘伪六十余缴获长短枪卅余支,战马四十一匹,其他物品甚多……”请注意括号内的文字,朱位位于沂源石桥以南四十余公里。这次报道较为详细地报道了战斗经过,时间、地点、运动路线均予以说明。关于被击毙者的身份,从缴获的日军日记和被俘的伪军口供中,更是得到了进一步确证,“但姓名尚待查”。

又一个月后,7月7日《大众日报》的报道《八路军山东军区司令部公布抗战第八周年光辉战绩》中明确提出:“击毙敌五四旅团长田板(田坂八十八),大队长小钱、滕田、大佐田宏,中队长左(佐)滕、成山田、松本、里见、村社、高清一,顾问长泽健治,高桥以下三七二○名……”现在我们知道,当时所报的敌之番号、姓名并不准确。

7月27日,时任山东军区参谋处处长的李作鹏,在《大众日报》发表署名长文《抗战第八周年山东我军对敌攻势作战概况》,对这一错误进行纠正:“综合全省一年来主要战绩如下……毙伤日军约七千名,(其中有敌五十九师团五十三旅团旅团长一名,系于五月七日鲁中之石桥战斗中被击毙)……下列部队番号在我痛击下,全部或大部或一部已失去战斗能力:计日军方面,五十九师团五十三旅团长战死;草野大队大部被歼所余无几……”然敌旅团长名字仍然阙如。

这是为什么呢?现在我们知道,一方面战时情况复杂,情报不够及时,语言也不通;另一方面,与日军那段时间布防调动频繁有关。

1945年3月,根据日军大本营拟定的上半年战争指导方针,侵华日军在山东组建以细川忠康为司令官的四十三军。其主力系第五十九师团,藤田茂为新任师团长。该师团下辖步兵五十三旅团和五十四旅团,吉川资新任五十三旅团旅团长,他的前任正是田坂八十八。

此军为新组建,使原有的作战序列发生变动。为了防备美军由山东沿海登陆,日第五十九师团根据大本营的命令于4月6日从泰安移驻济南。吉川资率步兵第五十三旅团也进驻济南市区,于4月10日纳入第四十三军战斗序列。

吉川资于1945年初才再度调入侵华日军,此前他从中国战场返国已有两年之久。纳入第四十三军作战序列后十几天,他即率部参与“秀岭一号作战”,向沂源开拔。显然,日军数天之内的人事变动,未能被我情报部门及时掌握。1939年就入华参战的吉川资此前从未到过山东,此时刚刚调到山东战场三个月,“秀岭一号作战”是他任职后指挥的第一场战斗,没成想就一命呜呼了。细川忠康、藤田茂、吉川资、田坂八十八这些日军将领,在中国皆血债累累,罪恶昭彰。没有及时弄清日军内部的调动情况,使得后来很多回忆文章中采用了“田板(应为田坂)”这个名字,有些引用者也就此以讹传讹。

刘佐的儿子刘军告诉记者,1979年,时任海军北海舰队旅顺基地司令员的刘佐,接到沂源县委的来信,请求他以石桥伏击战的指挥者与参与者的身份,撰写有关石桥之战的回忆录,他撰写了名为《石桥之战》的回忆文章。文章中,刘佐采用的就是最初的说法,三营伏击的是日五十四旅团,击中的是日五十四旅团旅团长田坂八十八(时日五十四旅团旅团长是长岛勤)。直到2007年刘佐去世,他都不知道,他们击毙的其实是日五十三旅团长吉川资。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