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李敖自称对自己一生影响最大的一敌一友分别是谁?

核心提示: 胡适写过一首《诗与梦》:“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胡适写过一首《诗与梦》:“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如果五四以及五四以降的历史有朝一日用文言文来书写的话,那么参照纪传体的体例,《儒林列传》应该是其中最为必不可少的一章,同时也应当是最为华彩的一章,而《儒林列传》里排第一名的,毫无疑问应当是胡适。

这倒不是因为胡适年纪轻轻就爆得大名,不到30岁即已成为北大教授。也不是因为胡适的思想深刻,虽然他处处以藏锋示人,处处“但开风气不为师”,但还是名副其实的“当代第一人”。

最为人所不及的,是就交友而言,胡适的触角伸展的距离太远、范围太广,他的圈子和影响力太大了,时人以能结交胡适为荣,所以有所谓“我的朋友胡适之”的说法。

胡适是个性情中人,虽然这份性情常常被他严谨的常识理性所掩盖,别人给他看手相说其受感情和想象的冲动大于受理论的影响。留美时的胡适可以说无所不记,包括自己最为隐秘的私事,可到了晚年却不得不把日记中的要紧句涂涂抹抹,为的是不想在身后让别人看到全貌。但即便如此,胡适的真性情还是无处不在:对亲人,胡适会给大儿子起名为思望,为的是纪念刚刚去世的母亲。1927年2月5日,胡适在母校哥伦比亚大学演讲,当天下午忽然梦见早逝的女儿素斐,胡适忍了一年半的眼泪竟在大洋彼岸哭了出来。在当天写给江冬秀的信中说:“眼泪也是奇怪的东西。你记得,我母亲死后,我接到电报,手直抖,但没有眼泪。后来走到路上,在饭店里,忽然哭了。到中屯,进外婆家的门,方才大哭。”对挚友徐志摩,胡适一生都很怀念,他写过一首小诗:《狮子——悼志摩》,“狮子”是徐志摩生前在胡适家住时最喜欢的猫,徐志摩死后,胡适睹物思人,诗中写道:“我正要推他下去,忽然想起来死去的朋友……狮子,你好好的睡罢。——你也失掉了一个好朋友。”直到身在台湾,胡适还能时时想到徐志摩,顺便勾出同时的郭沫若,表示他对后者的不佩服。对恋人曹诚英,胡适只有无奈和苦衷,总是躲在诗里凭吊曾经的爱情,一首情真意切的《旧梦》可以概括:“山下绿丛中,露出飞檐一角,惊起当年旧梦,泪向心头落。对他高唱旧时歌,声苦无人懂。——我不是高楼,只是重温旧梦。”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李敖 一生 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