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许世友子女今何在?小儿子曾任江苏省军区司令(5)

毕生积蓄献家乡

父亲过的是清贫生活,迈的是端正步子。直到去世前,住的仍是不足70平方米的“蜗居”,一住就是20多年,用的仍是20世纪70年代做的大衣柜、90年代的老式电视和几个旧沙发。

我们曾提出给他更换液晶电视、安装空调。他不仅坚决不同意,还因此大发脾气,教育我们要能吃苦,不要贪图奢侈享受。

当年,我们兄妹几个接连生病,父亲忍痛割爱,卖掉了陪伴自己十几年的自行车;一台老式煤气热水器修了很多次,我们提议换掉,父亲却坚持:“能用就行!”

他数十年穿着一套转业时的海军军装,军裤已泛着岁月的白光;在新县人武部当副部长期间,家里买了一个当时县城很多家庭都能买得起的9英寸电视机,还是向同事借钱才买的……常有人私下询问:“这真的是许世友将军的儿子吗?”

一生勤俭的父亲,对待革命老区的老百姓,却格外慷慨。他在微薄的工资中“挤”出近10万元,关心资助红军后代,还先后为9名老红军遗孀养老送终。

2013年元旦,也许是对自己的身体有不祥的预感,父亲把我喊到房间,拉开抽屉从底层拽出一张20万元存折,交代我把钱捐了,这是父亲毕生的积蓄。我依照父亲的意愿将这笔存款捐赠给了田铺乡,用于公益事业。

红色家风代代传

父亲有4个孩子,都是爷爷取的名:“昆、仑、江、海”,寓意自强自立,磊落大气。这也是父亲的“精神堡垒”:光明磊落做人,决不凭借爷爷为自己谋半点私利。

大哥许道昆1978年高中毕业后想当兵,当年恰逢爷爷的老部队—江苏省军区在新县招兵,任人武部副部长的父亲并没有让大哥许道昆当年参军,而是下乡当了1年知青,第二年才当兵入伍。

后来我也到部队当兵,父亲从没有替我们找过关系说过情,更没有为我们找爷爷帮忙提干。我兄弟俩复员回乡后,他从没打过招呼,目前都是新县的普通干部、职员;小妹许道海师范大学毕业,想托父亲留在大城市,被他一口回绝,现在县城一所学校任教。

“我早把高干子弟的帽子摘掉了,你们更不能再戴!”这是许家近乎苛刻的“家规”。大妹许道江说,因为父亲的“苛刻”,她养成了从不向父亲开口的习惯。在部队,她牢记父亲教诲,依靠组织培养和个人努力,一步步成长为火箭军卫生局局长,是火箭军第一个军事学女博士。

2012年,父亲被诊断为肺癌早期。他拒绝医院的特殊照顾,非得亲眼看到我交了两万元住院费才肯入院;拒绝条件较好的病房和每天38元的伙食标准,早上、中午只啃馒头、喝白水;为避免“待遇超标”,他还特别提出了“三不”:不用进口药、不做过度治疗、不给子女添麻烦。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