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我死了之后,只有你能够对付江青

就在毛泽东去世不久,陈云同邓颖超一起来到西山。

陈云拍着叶剑英的胳膊说:“你看这局势怎么办啊?得赶紧想办法才行!”

叶剑英很明确:“办法得大家想,靠我怎么成呢?他们把我常委会的资格都取消了!”

邓颖超也说:“他们那几个想怎么胡来就怎么胡来,再不对他们有所限制,我们这个国家被他们弄得越发不可收拾了!”

叶剑英、陈云问邓颖超,周总理生前对此有何意见?邓颖超说:“他从来不给我讲我不该知道的事。他知道党内的矛盾和斗争,到时候党是会一定采取措施的,他是从不过早表达自己的意见。”

1

陈云

当叶剑英再次问陈云怎么办时,陈云表了态:“这场斗争不可避免。”

除了党内元老、几位老帅这些“重量级”人物之外,还有一人可谓重要。此人便是“党内秀才”胡乔木,而且胡乔木表达态度和拿出意见也较早。

唐山大地震发生不久,上海出版的《学习与批判》发了一篇署名《山崩地裂视若等闲》的文章,文中火药味十足:“每当出现严重自然灾害的时候,党内机会路线头子就是要跳出来造谣惑众,散布悲观情绪,开历史倒车,妄图取消革命,复辟资本主义!”

胡乔木看后吃了一惊。他凭多年党的理论宣传工作经验和斗争习惯,感到这篇文章大有来头。

1

胡乔木

事关国事,他马上找到汪东兴。胡曾作为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毛泽东的政治秘书,同负责毛泽东警卫的汪东兴有着十分深厚的友谊。他见了汪东兴就将文章拿出一起分析,并明确指出:“这是上海发出的一个信号,他们想动手啦。应当先把张春桥搞起来!”

“搞他一个人不行吧?”汪东兴同意他的分析,也在思索,“搞他一个人,还有别人呢?”

这次谈话,对后来启发汪东兴思考解决“四人帮”问题影响很大……

在粉碎“四人帮”前夕,老一辈领导人纷纷向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和有关核心人员积极建议,通报情况的人员也很多。

老一辈革命家们主宰了历史的潮流,坚定了华国锋、叶剑英和李先念等人带头与“四人帮”斗争的信心,推动了中央采取坚定果断的行动。

汪东兴成为抓捕“四人帮”行动的关键

1

汪东兴

历史把汪东兴推到一个特殊的位置上……

汪东兴是中办主任,毛泽东在世时,已将他吸纳到政治局。同时,他还负责毛泽东的警卫工作,所处的位置决定了他角色的关键性。

许多材料表明,汪东兴与江青之间矛盾较深。毛泽东生前曾有话:汪东兴能对付江青。

毛泽东去世后,汪东兴便自然、本能地站在了华国锋和老同志一边。

最初,当王洪文在中南海架设电话,让各省、市、自治区与他们那个所谓的“中央”汇报请示,华国锋问起此事时,汪闻听如响炸雷,但他联系一系列反常现象,马上试探华国锋:“我叫江青交出毛主席文件手稿,她不交。看来,她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这句话激怒了华国锋。他拍着茶几说:“我是第一副主席,正在主持工作嘛!他们怎么连起码的原则都不讲了?何况叶帅也是副主席嘛!怎么把他架空呢?你马上以办公厅名义通知全国,一切事情,都要请示我们!”

汪东兴从中知道了华的态度,也知道华将他划入了“我们”的范围,同时知道了基本阵线。

1976年9月29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了一次会议,15名政治局委员、4名候补委员到会。江青像泼妇一样,与华国锋、叶剑英等人大吵大闹。最后,江青要赶走所有“无关人员”,而汪始终未走,他十分警觉,陪着华国锋坚持到最后……

在这期间,汪东兴始终密切关注着斗争的动向和进程。他先是向华国锋汇报了胡乔木等人报告的紧急情况;同时,不断反馈着他对“四人帮”的监视动态,基本上保持着与华国锋的经常性联络和对“四人帮”的全程监控。

汪东兴领命抓捕“四人帮”,是华国锋同叶剑英两次碰面之后作出的决定。在叶第二次到华家,与其确定对“四人帮”隔离审查时,叶慎重地向华建议:“你得再和汪东兴同志谈一下。”

这就是叶剑英的高明之处。他让华站出来领头,让华用合法地位全面领导这项行动,而他则担当起全过程的策划和思考。

华国锋慎重地向汪东兴谈了他同叶剑英的决策后问:“汪主任,你有把握吗?”

“有把握!”汪东兴一听有叶剑英的参加,便说,“有军队的支持就有把握!”

汪东兴表情严肃而激动,他斩钉截铁地说:“只要中央下命令,我就干。现在只能考虑党和国家的命运,个人命运就考虑不上了!”

“好!就这么办!”华国锋眼里闪着光辉,“我马上告诉叶帅!”

叶剑英明白了汪东兴的态度,连续两次来到中南海。这两次都是在汪东兴家中,叶剑英同他个别交谈,共同分析形势,估计“四人帮”的力量,判断他们的动向。

一次,汪东兴建议迅速动手:“据我了解,张春桥最近两次到江青家里,每次都是几十分钟,情况非常紧迫。”他还向叶剑英报告了江青找人在钓鱼台密谋、鼓动人写“劝进信”和“四人帮”成员照标准像及扬言要准备庆祝“节日”的情况,建议早早决断。

“不能等了!”叶剑英感慨地说,“再推迟,不是我们解决他们 ,而是他们解决我们了。要以快打慢!”

随着叶剑英“以快打慢”的指示,汪东兴开始着手三项工作:一是以什么理由和形式抓捕;二是派哪些人负责抓捕和抓捕后放在何处;三是抓捕之后以什么形式、方式昭告天下。

那一阵,汪东兴心头如负重荷。他很清楚,自己稍有不慎,党的事业就会毁于一旦,历史不知将倒退到什么时候去……

几经思考并征求其他人的意见,汪东兴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利用“四人帮”要毛泽东五卷文稿要得急,建议中央以常委讨论“毛选五卷”的名义引“四人帮”出来一网打尽,这一建议得到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的肯定;另外,他组织了一支中央信得过的抓捕队伍,这支队伍后来以漂亮的结局完成了任务;再则,他筹备了抓捕“四人帮”后召开的一个特殊的在京政治局会议,确定了党的领导核心,并在稳定全国中作出了努力。

江青,曾与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结成“四人帮”,积极策划诬陷打倒一大批党和国家领导人,给党和国家造成极其严重的危害,是反革命集团的首要分子。

江青墓葬福田

北京西郊福田公墓东南隅。祭台前的青白石碑被塑料鲜花簇拥,碑文简洁,“一九一四年——一九九一年,先母李云鹤之墓,女儿女婿、外孙敬立,二零零二年三月”。

李云鹤是江青的曾用名,碑文所记载的生卒年也恰与其吻合。作家舒云据此与江青的秘书阎长贵与杨银禄核实,得到的答复是,江青确实葬于北京西郊的福田公墓。不过,杨银禄谢绝向媒体透露江青墓地的更多情况。

福田公墓内所葬名人众多,清王朝最后一位摄政王爱新觉罗·载沣、近代国学大师王国维、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之一钱玄同,以及现代核物理学家钱三强等人均长眠于此。

毛泽东:我死了之后,只有你能够对付江青

四人帮

公墓始建于1930年,北依燕山龙脉,西邻八大处,南抱永定河引水渠,东望京城,因近邻福田寺得名。

掩映于名人墓区中的江青墓葬并不惹眼,但体例罕见。这座朴素石碑的前方并无其他墓葬遮拦,低矮灌木前,成排的石碑在江青墓葬正前方恰好留出一块空地。这成为这片墓地区别于其他的最大不同。

以“李云鹤”之名终老

江青1914年出生于山东诸城,取名李淑蒙,父亲李德文在县城以经营木匠铺为生,母亲李栾氏是李德文的二房。1921年夏入小学时,校长因她身材高挑双腿细长,为其取名“李云鹤”。

其后江青辗转济南、青岛、上海,曾用名“张淑贞”。在上海滩进入电通影业公司时,江青改名“蓝苹”,不过这个名字她也只用了28个月。“七七事变”后,她在1937年8月到达延安,遂取《湘灵鼓瑟》中“曲中人不见,江上数峰青”之意,更名为“江青”。

毛泽东:我死了之后,只有你能够对付江青

年轻时的江青

1991年的3月15日,江青为自己换了最后一次名字。此时江青已被保外就医,她在住院单上化名“李润青”,“这再一次表明她对自己和毛泽东婚姻的怀念之情。‘润’是毛泽东早年使用的字,‘李’是江青的姓,‘青’则是江青的‘青’”。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教授R·特里尔在《江青全传》中写道。

1991年清明节,江青向上级表达了去毛主席纪念堂的愿望,并希望允许李讷能在看望她时带来一卷白纸,好让她可以给毛做一个花圈。最终她的这两项要求都未被批准。

1991年5月14日凌晨3时30分,一名护士发现江青已自缢于卫生间浴盆的上方。曾经集演员、政治家、文艺女皇和毛泽东妻子于一身的江青,在她77岁时身亡,死前两日,江青还拒绝了李讷夫妇的探访。

江青的遗体在解放军总医院太平间停放了10日,化名“李梓”——这已经至少是江青的第8个名字,也是她自新中国成立后唯一一次被人更改姓名。储存其遗体的冰柜被贴上封条,有关方面还安排了武装人员看守。其后6名公安人员奉命取走江青遗体,送往八宝山火化。火化之时,李讷并未在场,江青与毛泽东的其他亲属亦无人到场。此时,全中国和全世界对江青的去世还一无所知。

1991年6月4日晚23时,新华社公布了江青的死讯。

12年后入土为安

有关江青墓葬选址一事,江青老家山东诸城曾经流传着各类传说。

据江青秘书杨银禄曾经的回忆,江青在监狱里曾有遗嘱,希望死后葬回山东老家诸城。1996年江青秘书阎长贵去诸城时,诸城方面让他转告李讷,诸城老家有凤凰墓地,可以接受江青骨灰,可埋坟,也可立碑,并说人已死了,如李讷同意,他们去车拉回即可。阎长贵回京后把诸城市委的意思转告给李讷。李讷表示还不是时候,恨江青的人还很多,放在那里,又不能去守墓,如果被砸,子女岂不更为不孝,此事因此作罢。

毛泽东:我死了之后,只有你能够对付江青

随后,李讷提出将江青葬于北京的建议,这一建议最终被批准。李讷随即开始筹办江青的墓地安葬事宜。李讷以局级干部的身份退休,由中办秘书局管理。爱人王景清是军队副师级干部,家境并不富裕。但作为江青唯一的女儿,为了让母亲入土为安,李讷自掏腰包,花了五六万元丧葬费。至此到2002年3月下葬之时,江青骨灰入土一事,在其自杀身亡12年后,才得以完成。

江青的墓地,在一片果树之下。远处树枝上有两只鸟窝,墓地上空不时有鸟鸣叫掠过。江青所在的墓穴左右棺邻的石碑上,落着早已风干的鸟粪,似久无人打扫,而江青石碑的碑身则显得光洁干净。碑文名号并没有用其一生最响亮的名字“江青”,而在她的石碑之后,空无一字。

来源:中华网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江青 毛泽东 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