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白宫女实习生爆料:总统在第一夫人床上强奸了我

她总是叫他“总统先生”而不是杰克。他们亲热时,他拒绝亲吻她的嘴唇。但是,从新泽西州来的白宫实习生米米·艾尔福德仍然被征服,她与约翰·肯尼迪秘密维持了长达18个月的私情。

如今,米米已经69岁了。在孩子眼里,她是慈祥的祖母,在朋友眼里,她是纽约市一名退休的教会管理员。没人知道她心里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但现在,艾尔福德决定说出一切,她在最近撰写的回忆录《曾经有个秘密:我和约翰·肯尼迪总统的私情和结局》一书中,详细披露了自己和这位风流总统的私密往事。

1962年6月,19岁的米米·艾尔福德(右)在白宫做实习生时,被总统约翰·肯尼迪发展成秘密情人。

1962年6月,19岁的米米·艾尔福德(右)在白宫做实习生时,被总统约翰·肯尼迪发展成秘密情人。

在第一夫人床上偷情

“事实上,美国最有名、最强大的男子要占有我,我拒绝他的要求是不可能的”

1962年夏天,19岁的米米·艾尔福德还只是一名初出茅庐的名媛。由于她出身不错,外表靓丽且举止优雅,轻松地在白宫新闻办公室找到一份实习工作。实习4天后,中午,米米受邀去白宫游泳池游泳,在那里,她邂逅了英俊的肯尼迪总统——当时,45岁的肯尼迪每天都要在这里游泳以缓解慢性背痛。米米看着他进入泳池,并向她游过来。

“这是米米,是吗?”他问。“是的,先生。”她说。“你是今年夏天来到新闻办公室的?”“是的,先生。”她答道。肯尼迪立即被米米吸引住了。当天晚些时候,总统“最好的朋友”兼助手戴维·鲍尔斯来邀请米米参加下班后的聚会。

聚会中,肯尼迪对米米大献殷勤,并表示要亲自带她到白宫各处“参观”。他毫无顾忌地将她带进了“肯尼迪夫人的房间”。“我注意到他朝我靠得越来越近,我的脖子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他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她回忆说。

接下来的事情,她永远也不能忘记。他直视她的眼睛,并把她带到床边。“慢慢地,他解开我的衬衣式连衣裙,让它从我的肩膀上脱落……”米米能闻到他身上古龙香水4711的味道。

米米恐慌地进行“反抗”。肯尼迪问:“你以前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吗?”“没有。”她说。肯尼迪仍然不顾米米的哀求,强行和她发生了性关系。

“这是我们恋情的开始,”她写道,“事实上,美国最有名、最强大的男子要占有我,我拒绝他的要求是不可能的。”

她跟第一夫人毕业于同一所学校

在这么多次幽会中,米米从未与第一夫人杰奎琳遭遇,因此并不感到内疚。

这天之后,米米成了肯尼迪的地下情人。中午或下班后,米米会陪肯尼迪游泳,然后奔回办公桌前等待他的电话。他们再也没有去过第一夫人的卧室,而是去他的卧室。

米米透露,肯尼迪是个多变、有趣的人,他有时很诱人和俏皮,有时“疯狂起来犹如他拥有世界上的所有时间”。他们在浴缸里面玩橡皮鸭游戏,给每只鸭子用家人的名字命名,编造故事,然后在浴缸里比赛。他教她炒鸡蛋。他喜欢流行音乐,尤其是托尼·贝内特和弗兰克·西纳特拉。有时,她会和他过夜,肯尼迪给米米穿上他自己的淡蓝色男性棉布睡衣。

在这么多次幽会中,米米从未与第一夫人杰奎琳遭遇,因此并不感到内疚。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米米是杰奎琳的“同门师妹”,她俩均毕业于马萨诸塞州的惠顿女子学校。

暑假结束时,米米不得不返回惠顿女子学校。肯尼迪承诺会用化名“迈克尔·卡特”与她联系。作为临别礼物,米米送给他一张唱片拷贝,表面放着她收集的叶子。她说:“总统先生,我想让你记得我。”

回到学校不到一个星期,米米就接到了总统的电话。杰奎琳不在的时候,他会邀请她去华盛顿。一辆专车会去接她并送她到机场,去华盛顿的机票已准备好了。抵达华盛顿后,有司机举着写有“迈克尔·卡特”的牌子等着她,然后带她到白宫。

总统为排解古巴导弹危机苦闷开性爱派对

肯尼迪甚至希望和他的“铁哥们”和弟弟分享自己的“情人”。

米米透露,她和肯尼迪总统在一起时,他正在被一件万分紧急和棘手的大事件折磨着——古巴导弹危机。1962年10月,整整13天,美国和苏联处于核僵局之中。当总统自觉无法让世界避免战争时,他组织了大量的疯狂派对以发泄心中的苦闷,逃避现实。

米米在书中回忆称,一次,肯尼迪带她到美国歌星和演员平·克罗斯贝的庄园中参加了一个性爱派对。一只盛着“催情药”胶囊的碟子在客人中间传递,当碟子传到肯尼迪身边时,肯尼迪问米米想不想尝试一下这种药,据说这种药能刺激心脏,同时增强性欲。“我回答说不。他却不顾我的反对,打开一粒催情药胶囊,并将里面的粉末搁到我的鼻子底下,而他自己并没有尝试这种药物。当时我感到害怕,哭着跑出了房间。”

肯尼迪甚至希望和他的“铁哥们”和弟弟分享自己的“情人”。一次,当肯尼迪和戴夫·鲍尔斯以及另一名好友和几名美女在白宫泳池中举办裸体派对时,肯尼迪竟暗示米米对鲍尔斯提供一些“性服务”。米米在书中回忆说:“我认为总统并不相信我真的会那样做,但我现在真的羞于承认,我当时的确那样做了,而总统则在一旁默默地观看着。”

此外,在另外一个场合,肯尼迪要求米米用同样的方式“照料”一下他的亲弟弟爱德华·肯尼迪,但那一次米米坚决地拒绝了这一“荒唐的要求”。

事实上,尽管肯尼迪和米米偷情长达18个月,但米米在肯尼迪眼中始终只是一个“性伙伴”。肯尼迪从来没有亲吻过她,米米也从来没有亲昵地喊过肯尼迪的名字,即使当他俩在床上时,她也仍然称他为“总统先生”。

“我们之间总有一层隔阂,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接过吻。我们之间巨大的分歧,比如年龄、能力、经验等,保证我们的私情不会演变成更严重的事情。”

米米称,一次,她以为自己怀孕了,并告诉了鲍尔斯。肯尼迪知道后,担心丑闻曝光,立即让鲍尔斯安排米米秘密接受一名堕胎医生的检查,万一怀孕的话就立即堕胎,尽管堕胎在当时的美国仍属非法。所幸的是,米米虚惊一场。

最后一次幽会成“永别”

肯尼迪和米米在纽约幽会后一周,就在达拉斯遭到了暗杀。

米米最后一次和肯尼迪幽会是在1963年11月15日,地点是纽约曼哈顿的卡莱尔宾馆。当时,米米已经准备和自己的大学男友托尼·法尼斯多克结婚。肯尼迪和米米在纽约幽会后一周,就在达拉斯遭到了暗杀。

米米这样描述她和肯尼迪见的最后一面:“我们分别时,他用手搂住我,对我说,‘真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去得克萨斯。’后来他又补充说,‘我回来后会给你打电话的。’我突然忍住悲伤,‘记住,总统先生,我要结婚了。’他耸耸肩说,‘我知道,但是我会打电话给你。’”

然而肯尼迪再也没有机会给米米打电话。肯尼迪遇刺后,米米和法尼斯多克结了婚,但两人的婚姻后来以失败告终,法尼斯多克于1993年离世。如今米米和第二任丈夫生活在纽约,并且已经当上了祖母。

来源:人民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