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胡宗南与中共劝降密谈:中共是怎么评价文天祥的?

1949年10月8日夜,胡宗南在南郑城绥署里,突然接到侍勤队长唐西园的报告:在1947年10月陕北清涧战役中被俘的整二十四旅旅长张新,最近从西安,经宝鸡,越过秦岭双方对峙的封锁线,进入胡部防地,于今日到达褒城,被保密局人员查获,当晚押解到南郑城,关押在侍勤队内。显然,此人是中共方面派来的。唐西园请示胡宗南,对此人怎样处置?

胡宗南

胡宗南

胡宗南思考了两日。直到10月10日的后半夜,他才下令让唐西园带两名武装士兵,乘吉普车去将张新押到绥署胡的住地来。

胡宗南与张新进行了第一次长谈。

胡宗南一见张新,开口便问:“你回来了吗?”

张新开门见山回答说:“不是我要回来,是中共西北局派我来的。”

胡问:“派你来干什么?”

张新答:“你大概会知道的,我只要见到你面,就算完成了任务。”

胡问:“为什么?”

张新将脚上穿的一只鞋脱下,递给胡宗南,说:“是胡公冕先生要我专程送来的,鞋底里有文件,有信,内容我不知道,请你自己拆开来看。”

胡宗南听了一怔,追问道;“胡公冕现在哪里?”

张新说:“我动身时,在西安西京招待所。”

胡又问:“胡公冕有什么话吗?”

张新回答:“他只交代我,只要把信送到,见到你的面,就行了。”

如前所述,胡公冕原是黄埔军校的卫兵司令,与胡宗南是浙江同乡,在黄埔军校与东征期间,与胡宗南私交很好。1927年四·一二事变后,胡公冕因是中共党员,遭到国民政府通缉。他奉中共命,回到浙东家乡,策动当地农民起义,成立红十三军,任军长,后失败,1932年4月在上海被捕,坐了五年牢。1936年他出狱后,到西安投奔胡宗南,被胡宗南任用为总部幕僚,后又荐赴甘肃岷县任行政督察专员等职。抗战结束、国共内战爆发后,胡公冕到上海生活,在1947年冬与中共情报人员吴克坚取得联系,参加中共的地下工作,利用旧关系对国民政府军的将领策反。1949年5月底上海被解放军占领。这时胡宗南也放弃西安退往汉中。中共中央决定争取胡宗南反戈,使其走傅作义的道路。此项工作由周恩来亲自掌握,因中共最高级领导人中,只有周恩来不仅在黄埔军校工作过,而且与胡宗南交往最多,了解胡宗南的历史、性格与社会关系。周恩来知道胡公冕与胡宗南的历史渊源,他特地把胡公冕从上海请到西安,请其出面做胡宗南的工作。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对胡公冕策反胡宗南的工作也十分重视,于1949年8月6日在给西北解放军负责人彭德怀、贺龙、习仲勋的指示中,特地指出:

胡公冕已来西安,请你们注意用他去收拾胡宗南部。现在程潜、陈明仁已在湖南起义加入我方,对蒋、桂、胡各部必有影响,给我们以分化各部的机会。

毛泽东:《兼取政治方式解决西北地区》(1949年8月6日),《毛泽东文稿》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321页。本书著者按:“蒋、桂、胡”指蒋介石、桂系李宗仁、白崇禧与胡宗南。

胡公冕住在西安西京招待所,找来已在中共第一野战军联络部工作的张新,多次研究了如何争取胡宗南起义的问题,最后决定由胡公冕写一封给胡宗南的亲笔信,讲明当时形势,交代中共政策,呼吁胡宗南迅速带兵起义,连同中共西北局的有关文件,一起交给张新,密藏在特制的鞋底里,让张新穿过战线,送交胡宗南。

张新1949年9月23日离开西安,经宝鸡,走川陕公路,直奔汉中。在通过秦岭双方对峙的封锁线后,10月8日到达陕南褒城,被军警查获,送交胡宗南。

胡宗南接过张新递来的鞋子,拿到里间卧室,折开鞋缝,翻看了胡公冕的来信与中共西北局文件,然后走出来与张新继续谈话。

张新说:“惭愧得很,清涧之役,我没有完成胡先生交给我的任务。……”

胡宗南马上站起来摇摇头说:“不谈那一些。”

张新转了话题说:“我是你的老部下,此番来看看老长官近况如何。说实话,我希望今后能够经常在一起。”张新是话中有话,语带试探。

胡宗南强笑了一下,岔开话头说:“你谈谈共产党的战略战术吧!”

于是,两人漫无边际地谈了两个小时,胡宗南才叫人将张新押回狱中休息。

隔了一天,到10月12日,还是后半夜,胡宗南在汉台住地第二次传见张新。

胡宗南态度很客气,对张新问寒问暖问吃问睡。

张新反问道:“胡先生决心下了没有?”

胡宗南笑了一笑,又岔开话题问道:“八路军还在秦岭以北吗?彭德怀去打兰州了吗?”张新作了肯定的回答:“是的,彭德怀去打兰州了。如果解放军跟踪南下打汉中,我们就不能在这里见面了。”

胡宗南又问张新:“你不怕共产党整你吗?”

张新答:“共产党既往不咎。”

张新谈了一些对共产党政策的见闻与体会。

胡宗南故作镇静,似乎在听,似乎又不在听,忽而站起,忽而坐下,有时擦擦脸,有时哼哼哈哈,又漫谈了两个钟头,没有结论。照旧把张新押回原处。

显然,胡宗南心情很矛盾、徬徨,有些动摇。但他在尽量掩饰自己,因为他毕竟是位司令长官啊!

事隔两天,10月15日,还是在后半夜,胡宗南在汉台住地第三次传见张新。

显然,胡宗南又想出一些问题要问张新。胡宗南态度更加和蔼,问张新:“彭德怀身体好吗?”

张新答:“彭身体很好。抗战初期你们不是谈过话吗?也算老朋友了吧。”

胡宗南又问:“赵寿山在那边可得意吗?”

张新告诉胡宗南,赵寿山在中共那边很受欢迎,现担任中共第一野战军副司令员。胡宗南又问张新:“那边怎样称呼我的?”

张答:“称胡宗南。”

胡笑道:“不是叫我胡匪吗?”

张说:“你站到他们那边去,那就称你胡将军了。不过也有人评论,称你是半个军阀。”胡宗南听了显露怒色,问:“我哪半个是军阀?”胡宗南一生一直以革命标榜,以革命军人自居,手握重兵几十万,但最怕人称他为军阀。

张新急忙作解释,说:“不要说你是军阀,连我也是小军阀呢。”

胡宗南对张新介绍的中共方面的一些理论与提法,颇感新鲜。

胡宗南又含着深意地问张新:“那边对文天祥这样的人,认为好不好?”

张新听出胡宗南话中有因,就用中共方面教给他的理论回答说:“文天祥,从历史上看,不向异族屈服,为民族尽节,当然是好的,所以人民尊他为民族英雄。但你我所做的事……我们不可能变成文天祥。”

张新的话深深刺痛了胡宗南。胡浓眉竖立,狠狠地盯了张新两眼,用郑重的语调对张新说“士为知己者死!你也是黄埔生,你,想到校长没有?”

室内气氛一下子变得异常的沉重。

张新又说:“胡公冕先生说了,你坚持与人民为敌,罪恶就大;你回到人民的怀抱,功劳也大!”

胡宗南听了冲动地大喊:“士为知己者死!我不能不想想校长,不能对不起校长哇!”胡宗南一时感情不能自已,躺倒在沙发上掩面而泣。

唐西园急忙进来,将张新带回监狱,从此胡宗南再也未传见张新。

张新此后一直被关押。

来源: 人民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