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朱毛合作几十年 毛泽东第一次批评朱德是为?

核心提示:在批彭的会议上,毛泽东不客气地指责朱德是“隔靴搔痒”,让朱德当众下不了台。毛泽东还单独约见了朱德,说:“你算是投了我半票。”这是朱毛几十年的合作后,毛泽东第一次如此不客气地批评他。

朱德与毛泽东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新网,作者:梁衡,原题:朱德与彭德怀的莫逆之交:棋盘老对手罢官显真情,节选

1958年8月北戴河会议通过了《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决定在全国成立人民公社。会后全国范围内出现了大炼钢铁、人民公社化运动的高潮。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为主要标志的“左”倾错误在全国城乡泛滥开来。

对于浮夸风和“大跃进”中出现的严重问题,长年在群众中进行调查研究、熟悉实际情况的朱德不能不深思。朱德已觉察到党在指导经济工作中的“左”倾错误,主张给予纠正。在察觉“大跃进”带来的问题上,彭德怀和朱德心有同感。1959年春夏,彭德怀回到湖南故乡。看到虚假的统计数字下,群众却是饥饿浮肿,彭德怀难过得流下眼泪。尽管一些老友已提醒他“功高震主”、“言多必失”,而彭德怀却仍全然不顾。彭德怀把一位老红军赠来的诗修改了一下,拿来对“大炼钢铁”提出尖锐批评——“谷撒地,薯叶枯,青壮炼铁去,收禾童与姑。来年的日子怎么过?我为人民鼓与呼!”

1959年夏的庐山会议,是一场对五六十年代政治有着重要影响的会议,朱德和彭德怀都上山参加了。朱德住在庐山“359”号别墅,几乎每天都有老部下来拜望他,和当年的总司令叙叙旧。可是朱德无心和来者叙旧寒暄,他一开口就是“大跃进”问题。不管谁来,朱德总是操着他那慢条斯理的四川口音,谈论大炼钢铁和大食堂。7月14日,彭德怀致信毛泽东,对1958年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的错误提出批评,称“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使我们容易犯‘左’的错误”。作为一位中央政治局委员,向党中央主席写信是完全符合组织程序的。但到了7月23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严厉批评了彭德怀的信。会议风向突变,由“纠左”变成了“反右”。朱德并不认为自己的发言是错的,也没注意会场上明显的情绪变化,还是按照自己想的说,以致最后变为同情彭德怀反党分子的重要人物之一,受到了冷落。

在8月2日开始的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上,毛泽东错误地发动了反对彭德怀的批判,进而在全党错误地开展了“反右倾”斗争,并形成了“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反党集团”。毛泽东对彭德怀的批判和定调,令朱德感到始料未及,同时感到很不理解。朱德不同意给彭德怀那样定性,被有人说成年老糊涂。在形势座谈会上,毛泽东望着朱德说:“大食堂不可不散,不可全散。你说食堂不好,总司令啊,在食堂问题上我们略有分歧。”在批彭的会议上,毛泽东不客气地指责朱德是“隔靴搔痒”,让朱德当众下不了台。毛泽东还单独约见了朱德,说:“你算是投了我半票。”这是朱毛几十年的合作后,毛泽东第一次如此不客气地批评他。在1986年12月1日朱德百年诞辰的时候,徐向前元帅《回忆朱德》的纪念文章中深情写道:“在庐山会议期间,朱德同志因实事求是地反映人民疾苦,对‘大跃进’中的某些做法提出不同意见,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他以大局为重,泰然处之,宁肯忍受委屈而决不怨天尤人。”

庐山会议后,林彪曾说过朱德从来不是总司令的话。朱德听后,只是付诸一笑,并不急于解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