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周恩来总理眼中的中国最美女性是谁?

秦怡,有着辉煌的事业和坎坷的人生,曾当选“中国十大女杰”、当代中国“非凡女人”,曾获金鸡百花电影节“终身成就奖”,更被周恩来总理称为中国最美丽女性。

秦怡是真的美。她是我们生活中那种容易亲近的美人。据采访过秦怡的记者回忆,今年已经92岁的秦怡依旧,皮肤白皙,一头银发,熠熠生辉。

从艺76年,秦怡那些流光溢彩的银幕形象,早已定格在无数留档的胶片中、泛黄的老电影杂志上。她的成就,无需旁人赘言。1962年,她就是全国电影观众评出的22名电影明星之一。2009年,获第十八届金鸡百花终生成就奖。

在旁人眼中,秦怡总也闲不下来。上海夏日来临,秦怡无心消夏,反而忙得不可开交。她正努力筹拍《青海湖畔》,事多芜杂,她感慨,“筹备特别难,比写剧本难得 多了。”剧本也是秦怡一字一句写出来的。这是一个在建造青藏铁路大背景下工程师和气象专家的故事,取材中有真人真事,大部分是编写的。秦怡是老派人,为写 剧本,四处奔波、了解生活、笔耕至深夜。“不管拍不拍得成,我先把它写出来,我想,感人的故事总是有人看的。”

1941年11月,秦怡(左)在排演话剧《大地回春》时,与路曦合影

周恩来同志接见秦怡、沙莉。(1959年)

秦怡自小就爱看书,也喜爱写作。1922年,秦怡出生于上海一个大家庭,伯父是家中权威、观念封建。16岁时,秦怡离家奔赴抗日前线,却因缘际会踏上舞台,与文艺结下一世情缘。随后,岁月慷慨给予了这位美人辉煌夺目的艺术成就。上世纪40年代,甫登话剧舞台的秦怡,就已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演员之一。在抗战大后方重庆影剧舞台上,她与白杨、舒绣文、张瑞芳并称为“四大名旦”。1945年,抗战胜利后秦怡在上海走上大银幕,先拍由吴永刚编导的《忠义之家》,由陈鲤庭编导的《遥远的爱》成为她的成名作。新中国成立后,秦怡事业如日中天,《女篮五号》《青春之歌》《铁道游击队》《林则徐》《雷雨》……上世纪80年代,战胜肠癌后的秦怡还主演了电视剧《上海屋檐下》,再显深厚的表演功力。

几十年后,担任过无数主角的秦怡出了本笔会文集,取名《跑龙套》。她说,自己曾看过一部苏联电影,里面有个跑龙套的演员演得非常好,“过去几十年了,还在我的脑子里。”秦怡说,“我并不是想把‘跑龙套’提到很高的地位上,只是感到,一场戏里哪怕是一个倒茶递水的小小角色,只要认真地全身心投入了,它就能有较大的作用。”

对待演出,秦怡有一种执着与认真。她是一名真正的演员,无论是什么角色,总爱在脑子里想了又想。这份认真,换来事业的成功。合作电影《女篮五号》的导演谢晋曾回忆,“我那会儿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导演,可人家秦怡早就是大明星了。但是她很尊重我。当时拍摄条件不够好,秦怡主动跟大家一块睡通铺房间。没有一点大明星架子。”

秦怡的美,来自她的外表,更出于她坚毅柔韧的性格和信仰。“秦娘”是秦怡的一个雅号。吴祖光在随笔《秦娘美》里曾形容,“秦怡具有中国妇女的传统美德,身处逆境而从不灰心丧志。能够以极大的韧性迎接苦难克服苦难。永远表现为从容不迫。”

生活中的秦怡,有绵长而独自承受的苦楚。她重感情,家庭的重担一力支撑。有“电影皇帝”之誉的丈夫金焰常年卧病在床,唯一的儿子十多岁即罹患精神疾病并且终身未愈。

秦怡唤儿子为“小弟”,这是老上海家庭对老幺的昵称。她曾回忆,“我拍《雷雨》时最苦了。”儿子住院,她在拍戏间隙带着装满儿子换洗衣服和爱吃的食品的背包,挤公共汽车到医院探望,喂儿子服药、吃饭,瞅着儿子狼吞虎咽的模样。“倒两路公交汽车去医院,身上的汗把衣服淌透了,就听见有人在背后说,‘你看你看,那不是秦怡吗?’另一个回说,‘不可能,秦怡怎么可能坐公交车!’”

有人曾问“小弟”,妈妈是什么?他说,我妈妈就是“做啊做做啊做”。

“我这一生的事情,我觉得都不如“小弟”的这六个字形容得好。”秦怡说。几十年间,秦怡对患病的儿子倾注了她全部的爱。面对病中小弟狂躁的拳头,她唯一的要求是“不要打妈妈脸,因为明天要拍戏”。有女士曾请教秦怡青春常驻的秘诀,秦怡说:“努力工作。在家里上上下下、粗粗细细的活儿都干,给儿子洗头洗澡,衣食住行都管。”听的人目瞪口呆,熟悉秦怡的人却知道,这就是她的真实生活。

“他去世后的那段时间是我最难过的时候。”2007年,59岁的“小弟”因尿毒症并发肺炎在医院病逝,秦怡白发人送黑发人,结束自己42年照顾“小弟”、相依为命的生活。秦怡说,“1983年金焰走了,2007年儿子走了,2008年妹妹秦文也走了,慢慢地,一个个都走了。我幸福过、快乐过,也怨恨过。我这辈子在工作和家庭上吃苦、受难很多,人家都说我心态好,人终究都有过美好生活的愿望。但我从不认命,我会分析,就像剥桔子,把这些心结一个一个、一层一层地剥开。”

秦怡有一双漂亮的会说话的眼睛,这双眼睛看尽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尝够了自己人生的酸甜苦辣,也演活了一个个生动感人的艺术形象,苦难与欢乐相伴,失败与成功交替,委屈与喜悦并存,荣誉与流言重叠,顺境与逆境纠缠,遇事不相信眼泪,只相信实干,这就是秦怡独特的个性。

其实年轻时候的秦怡一点不算漂亮,她是四方脸,不符合中国古典美女“瓜子脸”和“鹅蛋脸”的标准。但那个年代是需要那种美丽的,如“铿锵玫瑰”般刚强的美丽,暗合了“妇女能顶半边天”的精神。而且秦怡的演技好,她扮演的角色虽然以跑龙套为多,但个个出彩。

经历了岁月的磨砺,老年的秦怡变得光彩夺目,羽西曾评她为“亚洲最美丽的女性”。这个年龄的美,不仅美在一头天然的金黄色头发,美在白雪般的肌肤,更美在优雅的气质,雍容的风度。羽西对秦怡评价很中肯:“年龄并不重要。她经历过很多挫折,还能保持外表美和内在美,我感觉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著名剧作家吴祖光认为:“秦怡的美丽身姿和特别明亮的一双眼睛把许多人吸引住了。”

著名影星舒绣文曾对自己的好友说:“秦怡真美,美得就跟花瓶里盛开的康乃馨一样。别说男人见了她要动心,就是我们女人见了她也喜欢呀。”张瑞芳曾送秦怡五个大字:“人美心更美”。电影界漂亮的女明星不少,但像秦怡这样有成就的不多。她从不以天生丽质为满足、为本钱,她更注重勤奋进取,她的成功靠的是真本事。

上个世纪60年代初,在周恩来总理倡议下,曾评出22大电影演员,并在各城市电影院中挂出他们神采奕奕的大幅黑白照片,德艺双馨的秦怡被列为第十二位。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