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神炮将军”匡裕民

在人民军队历史上,有一位开国中将终生与炮结缘,他是人民炮兵发展壮大的亲历者与推动者,他指挥炮兵严惩过蒋军,痛歼过日寇,教训过美帝,早早就享有“神炮手”美誉!

他,就是有“神炮将军”美誉的匡裕民。

“你小子的炮可真神,一炮就把老蒋的机枪班端了”

1909年2月25日,农历新年刚过,春雷惊天动地,春雨急如倾盆。当天,在江西万安县上芫村一间农舍里,伴随着那隆隆的春雷声,一条小生命呱呱坠地,他就是匡裕民。

慈母望着嗷嗷待哺的婴孩,且喜且忧地说:“又添了一张口,这日子怎么过哟!这娃子伴着响雷出世,将来定是一个炮筒子。”一语成谶!匡裕民果真一生与炮结缘。

匡裕民排行第三,上面有哥有姐。由于家境贫寒,孩子们都进不了学堂,只能在家帮助父母劳动。匡裕民从小跟着哥姐放牛、割草、砍柴,风吹雨打出一副好身板,乡亲们都说他是扛枪的料。1926年9月,北伐军打到万安,国民革命的宣传铺天盖地。匡裕民听了热血沸腾,他开始认识到,穷人要翻身,过上好日子,就得起来革命。于是,他果断参加了农民协会,还当上了本乡农民自卫队队长,很快成了土豪劣绅的眼中钉。

1927年11月,土地革命打响3个多月后,中共万安县委领导曾天宇等指挥万安农军奇袭邻县泰和城,匡裕民带领本乡自卫队一马当先。几天后,曾天宇获悉:敌军金汉鼎一部从广东开出,将在赣州乘船而下,直向农军扑来。他就布置万安农军拦江截击,匡裕民受命带领本乡农民自卫队,在城北桃花洞架起了土炮———松树炮。松树炮可谓名符其实,是匡裕民等用大松树鼓捣成的,炮弹里裹有铁锅片、碎砖瓦、玻璃渣,杀伤力极大。结果,敌军突遭炮击,许多敌兵中弹,哭爹喊娘。他们就医南昌,医生唉声叹气,无法取出体内土制弹片。闻知敌人惨状,曾天宇打趣地说:“匡裕民,你对敌斗争真狠呀!”

1928年1月,中共万安县委举行了武装大暴动,第四次攻打县城,匡裕民受命指挥农军攻打东门。他带头冲锋陷阵,率先突破了东门,成功打进县城内。万安暴动获得了成功,建立了江西第一个县级苏维埃政府,“为江西苏维埃政府的建立开辟了一个新纪元”。1929年9月,由于对敌斗争英勇,匡裕民成长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员。

1930年3月,在地方武装奋战4年之后,匡裕民光荣参加了红军,被分在军委警卫团工作,专门负责保卫红军总部和军委首长的安全。能够到军委警卫团工作,这是组织上对匡裕民的高度信任。当时,军委主席项英见他威风凛凛,身强力壮,就建议说:“裕民呀,你还是去炮连打炮吧!火炮威力大,一炮重千钧啊!”不久,匡裕民就调到红一方面军总部炮兵连。

1931年5月,匡裕民扛着迫击炮,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二次反“围剿”作战。在攻打广昌战斗中,红一军团集中主力,主攻广昌城北。城北敌人凭借山头工事和机枪火力,把红军压在山腰进退不得。这时,炮兵连临危受命。结果,前面几位炮手无一命中,敌人的机枪照样咆哮着。匡裕民看见敌人如此猖狂,怒从火头起,他迅速挽起袖子,牢牢稳住炮身,瞄准敌人的火力点,果断发炮!这一炮真神,准确地落在敌人的火力点上,敌人机枪哑巴了。一见敌人机枪被打掉,被困山腰上的红军指战员火速冲向山头。

广昌之战,歼敌1个团有余。战后,朱德总司令夸奖匡裕民说:“你小子的炮可真神,一炮就把老蒋的机枪班端了,小心老蒋找你算账哟!” 从此,匡裕民的“神炮手”美称在红军中传开了。不久,他升任红一方面军总部炮兵连连长。由于炮兵连装备特殊、火力强大,他也成为红一方面军最知名的连长之一。1932年5月,历经战火考验,他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由于用炮稳、准、狠,匡裕民引起红三军团首长彭德怀注意,把他要到红三军团,相继担任军团特科队队长、炮兵营营长。在中央苏区后三次反“围剿”中,在山高路远坑深的漫漫长征路上,一旦红三军团攻击前进受阻,彭德怀就会一声断喝:“叫匡裕民来!”匡裕民也不含糊,总会几炮解决顽敌。在横刀立马的彭大将军熏陶下,匡裕民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更加成熟。

长征途中,红军减员严重,各部缩编,匡裕民又调到红一军团工作,历任炮兵连副连长、山炮连连长,深得军团长林彪好评。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全部红军只剩4个炮兵连,匡裕民就是4个炮兵连长之一!

“匡裕民受了一惊,蒋介石丢了一县!”

1937年9月,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此前,红军炮兵改编为1个山炮连(归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建制)、5个迫击炮连。匡裕民就是山炮连连长,奉命留守陕甘宁边区。

1938年1月,八路军总部炮兵团成立,武亭任炮兵团团长,邱创成任炮兵团政委。3月,匡裕民调任炮兵团参谋长。他们三人都是久经战阵之人,都是懂得炮兵之人,都对炮兵团建设功不可没。

炮兵团成立伊始,面临着诸多困难,尤其是懂炮干部和技术骨干非常缺乏。当时,八路军正处于发展壮大时期,各部队普遍缺乏干部,靠上级抽调、委派干部是不现实的。武、邱、匡三人自力更生,走自我培训、自我提高、自我发展的路子。当时,炮兵团战士大多是来自山西及周边省份的农民,还有一些来自同蒲路、平汉路、陇海路的铁路工人,以及少数青年学生。许多人连枪都没摸过,更不用说摆弄炮了。在这种情况下,武、邱、匡三人各司其职,有组织、有领导、有步骤地展开了政治学习教育和军事培训工作。

在培训技术骨干中,根据炮兵团实际情况,武、邱、匡采取了以老带新和先合后分的办法,由匡裕民蹲点炮兵第4连,专门负责集训从各炮兵连抽调来的好苗子。集训时间虽然不长,但要求非常严格,所训课目和内容也较全面。这些学员回到连队,很快就成为军政骨干和技术能手,分别担任连长、指导员、排长、参谋等职务,缓解了干部、骨干紧张。以后,许多活跃在炮兵各级领导岗位上的高级指挥员,就是从当年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集训班培养出来的。一些人回忆往事,总是风趣地说:“我是‘炮兵速成班’毕业的,‘班长’就是匡裕民参谋长!”对于匡裕民培养炮兵人才,炮兵史这样记述:“在炮兵团初建时期,协助团主要领导开展以军事技术为主的紧张军政训练,多次亲自给部队上炮兵知识课,经过4个多月的训练,使部队初步掌握了炮兵基本知识和技术要领。”

1938年6月,炮兵团成立了两个营部:第一、二、三连为第一营,匡裕民兼任营长;第七、八、九连为第三营,赵章成任营长(赵是红军火炮专家)。根据分工,匡裕民带领第一营离开延安,南开战略要地洛川,保卫陕甘宁边区。

匡裕民身在后方,心系前线,渴望用炮火一泻对日寇的满腔怒火。1938年8月,他终于等来战机:奉命指挥炮兵团第一连开赴山西抗日前线,配合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作战。在汾(阳)离(石)公路伏击战中,他指挥炮兵连以准确、猛烈的火力支援步兵,共歼灭日军400多名,击毁汽车2辆,打死、缴获日军战马320余匹。炮兵团首战告捷,极大地鼓舞了指战员的士气。后来,从缴获的日军文件得知,日军曾私下哀叹:“如果共产军没有炮兵火力,我皇军不会蒙受如此巨创!”

1939年10月,八路军总部炮兵团与鄜甘独立营合编为军委特务团,匡裕民仍任参谋长,带领炮兵第一营移驻鄜县(今富县)。此时,一件未遂刺杀事件让他天下知名!

1940年1月,为制造紧张气氛,顽固反共分子、国民党鄜县县长蒋隆延密令刺杀匡裕民。结果,刺客眼拙误杀他人,又被特务团一位连长碰上。该团断然采取措施,当场捕获刺客并捕获暗杀队头目韩振江、王子玉。惊闻此事,八路军后方留守处主任萧劲光急电程潜、蒋鼎文等人,要求严厉惩办肇事者。中共中央机关报《新中华报》在头版头条位置,以《鄜县的大暗杀案》为题,发表社论,并以一个多版的篇幅,详细报道了事件的经过,对顽固分子的反共阴谋,进行了无情揭露。国共双方函电交驰,让“匡裕民”三个字天下知名。2月,匡裕民直接指挥特务团,果断清除鄜县境内国民党武装,并武装护送蒋隆延离开鄜县境地,中共党员罗成德代理县长,从此中共成为鄜县执政党,鄜县成为陕甘宁边区的“南大门”。事后,毛泽东幽默地说:“匡裕民受了一惊,蒋介石丢了一县!”

1940年8月,百团大战打响,在八路军总部统一指挥下,根据战役各个阶段的要求,匡裕民参与指挥炮兵各分队分别配属各参战步兵旅、团作战,并在作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深得各参战步兵旅、团的赞扬。

1941年7月,匡裕民已经升任军委炮兵团副团长,他参与组织炮兵团开赴南泥湾,执行屯田戍边任务。为贯彻中央军委关于一面生产、一面作战的指示,在执行大生产任务的同时,他与炮兵团主要领导一起开展大练兵活动,获得了农业生产、军事训练双丰收,炮兵团也被誉为“屯田政策”的模范单位。

1944年12月,以军委炮兵团为基础,延安炮兵学校成立。由于贺龙力荐,他担任副校长,积极协助校长郭化若、政委邱创成,为炮校培训了第一期1000名学员,分配到5个炮兵团担任各级骨干。可以说,在炮兵人才培养上,匡裕民居功至伟。

“匡裕民同志是四野炮兵发展壮大的‘参谋长’,更是四野炮兵指哪打哪的‘副司令员’!”

1945年9月,抗战刚刚取得胜利,国共内战阴云旋起。为争夺东北地区,匡裕民与代校长朱瑞率炮兵学校远赴东北,战斗在林彪麾下,亲历了东北解放战争全程。

刚到东北,由于轻装远征,我军几乎无炮,炮校也不例外。为搞好炮兵教学,朱瑞、匡裕民一面电请前线部队馈赠缴获,一面亲自带领炮校人员奔赴战地,漫山遍野寻找残炮。就这样,他们保证了炮兵教学需要,并成立了1个炮兵团及1个战车团。在他们影响带动下,各部队都重视起炮兵建设。到1946年6月,东北已经建成6个乙种炮团、4个丙种炮团、6个炮兵营、20个炮兵连,总计80个炮兵连。仅仅半年时间,东北我军炮兵实力增长了10倍!火炮增长了20倍!在迅速壮大东北我军炮兵实力上,朱瑞、匡裕民发挥了积极作用。

1946年11月,为统一东北我军炮兵的指挥及装备、训练事宜,成立了东北民主联军炮兵司令部,朱瑞任司令员,邱创成任政委,匡裕民任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炮司下辖炮一、炮二、炮三、炮四团,战车大队,高射炮大队,迫击炮教导大队,炮兵学校及后勤等单位。炮兵司令部的成立,标志着东北我军炮兵部队已经开始成为独立的兵种。在朱瑞、邱创成、匡裕民领导下,分散的炮兵部队得到了炮司统一的行政管理和教育,因而不论是总部直属的基干炮团还是各纵队、师、旅的炮兵部队,在短期内都得到了迅速发展。到1947年3月,东北我军已经拥有160个炮兵连!

早在1947年1月,在“一下(松花)江南”的德惠攻坚战中,北满部队就投入了4个炮兵团(30个炮连)参战,这是我军炮兵在黑土地上的第一次大亮相,并且越战越强!为准确把握炮兵发展脉搏,匡裕民亲自指挥炮兵部队参加了1947年夏秋冬季攻势作战。他和朱瑞都非常重视实战经验的总结,在新立屯、公主屯、辽阳、鞍山、四平等地作战之后,他们都及时组织炮兵部队展开“战评”及“想办法”运动,从而使得炮兵部队的技术、战术水平,仗仗都有提高。由于炮兵在上述攻坚作战中的突出表现,博得了步兵的高度赞扬,并受到了东北我军首长的嘉奖。

1948年1月,东北民主联军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并逐步转入战略反攻。这时,在朱、邱、匡不懈努力下,东北我军已经共拥有143个重型山炮连,12个步炮连,7个战防炮连,43个混合炮连,70个迫击炮连,总计275个连。全军山、野、重炮572门(其中包括100毫米以上的榴弹炮和加农炮79门),步、迫、战防炮863门,小炮掷弹筒3083门,总计4518门。在匡裕民亲自过问下,炮司炮工处通过艰苦创业,建起了3个炮械修理厂,技术工人近1000人,一共装修过火炮600余门,生产炮弹10万余发。

1948年8月15日,为集中统一使用炮兵,东北野战军炮兵纵队成立,隶属炮兵司令部,苏静兼任司令员,邱创成兼任政委,匡裕民兼任副司令员及参谋长,下辖3个骡马化野榴炮团、2个摩托化重炮团、2个摩托化高射炮团、1个重迫击炮团、1个战车团、1个工兵营。这时,国民党军任何一个战略集团,都没有这样集中强大的炮兵队伍。

1948年9月,东北战略大决战———辽沈战役的序幕拉开了,国共两军喋血锦州地区。蒋介石深知,锦州得失关系东北存亡,因此严令第四十九军(驻沈阳)迅速空降锦州,加强城防力量。9月28日,为完成破坏锦州机场、不让敌军空降的任务,匡裕民、邱创成携手坐镇,一起指挥炮兵第一团第二营,集中炮火轰击锦州机场,击毁飞机5架,严密封锁了机场,粉碎了国民党军增援锦州的企图,确保了攻锦胜利。

1948年11月2日,辽沈战役结束,东北全境解放,爱炮如命的匡裕民立即叫人汇总战利品:共缴获美式155毫米重榴炮36门、日式150毫米重榴炮36门、美式105毫米重榴炮34门、各种高射炮69门。同时,我军还俘虏了大批技术兵员,包括在缅甸受过美国训练的炮手。在匡裕民具体组织下,炮兵司令部利用缴获的火炮和敌方技术骨干,迅速对炮兵队伍进行补充,使东北我军炮兵实力空前壮大,仅兵员数量在短期内就翻了一番。

1949年1月,东北野战军改称第四野战军,东北野战军炮兵纵队相应改称第四野战军特种兵纵队,匡裕民任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他参与指挥这支强大的炮兵,入关参加平津战役、太原战役,并一路南驰,打到天涯海角。

回忆解放战争中的四野炮兵,许多老同志一语双关地说:“匡裕民同志是四野炮兵发展壮大的‘参谋长’,也是四野炮兵指哪打哪的‘副司令员’!”

纵横朝鲜战场,“指挥炮兵部队在极其艰苦困难的条件下,完成了作战任务”

1949年10月,新中国宣告成立,匡裕民还是干自己的老本行———炮兵,历任第四野战军炮兵司令员、中南军区炮兵司令员。

1950年10月2日,抗美援朝作战打响前夕,毛泽东致电斯大林:

我们决定用志愿军名义派一部分军队至朝鲜境内和美国及其走狗李承晚的军队作战,援助朝鲜同志。

根据我们所知的材料,美国一个军(两个步兵师及一个机械化师)包括坦克炮及高射炮在内,共有七公分至二十四公分口径的各种炮一千五百门,而我们的一个军(三个师)只有这样的炮三十六门。……因此,我军目前尚无一次歼灭一个美国军的把握。而既已决定和美国人作战,就应准备当着美国统帅部在一个战役作战的战场上集中它的一个军和我军作战的时候,我军能够有四倍于敌人的兵力(即用我们的四个军对付敌人的一个军)和一倍半至两倍于敌人的火力(即用二千二百门至三千门七公分口径以上的各种炮对付敌人同样口径的一千五百门炮),而有把握地干净地彻底地歼灭敌人的一个军。

敌我炮兵力量悬殊及炮兵的重要性,在字里行间跃然而出!而对于抗美援朝作战一旦打响,谁来负责志愿军炮兵,领袖或许已经心中有数。

同年10月19日,抗美援朝作战行动开始;同时,成立志愿军炮兵指挥机构———炮兵司令部,万毅任司令员(未到职)、邱创成任政委,匡裕民任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由于司令员不在位,匡裕民实际主持作战指挥。1951年2月,志愿军炮兵司令部改为炮兵指挥所,匡裕民任主任,成为朝鲜战场上志愿军炮兵的一把手。抗美援朝五次战役,每次都有他的身影。

志愿军刚刚入朝时,预备炮兵仅有炮兵第一、第二、第八师共9个团,装备着日本、美国制造的旧式火炮284门,且多由骡马牵引;队属炮兵主要装备山炮、步兵炮和小口径迫击炮,由骡马驮载或人力背负,其建制多为连、营。如此水平的炮兵,怎样和美军抗衡?

在作战双方炮兵数量和装备相差悬殊的情况下,匡裕民果断决定:志愿军炮兵采取集中使用的原则,在主要方向和主要地段集中兵力、火力,争取局部优势;以抵近射击和直接瞄准射击为主,提高命中率。在他正确指挥下,志愿军炮兵迭创佳绩:

第一次战役中,首批入朝的预备炮兵9个团,以2个团另1个营支援第三十九军进攻云山,由于兵力集中,火力突然、猛烈,使步兵顺利突入纵深,直取云山,将美军骑兵第一师(机械化师)第八团大部歼灭。

第三次战役中,志愿军一一六师突破临津江时,炮兵在5公里正面上集中73门火炮,以45门火炮开辟通路,以28门火炮压制南朝鲜军纵深阵地上的发射点和炮火,经20分钟炮火准备,将敌前沿工事摧毁80%,并打开两个突破口,保障步兵迅速渡过临津江,完成突破任务。

1951年4月15日,志愿军炮兵指挥所召开第一次炮兵会议,匡裕民总结前期作战经验,强调炮兵作战必须集中优势兵力、火力于主要方向,贯彻“火力必须集中,阵地适当分散”的原则,重视白天作战和协同作战,加强对空防护和伪装。在上述作战思想指导下,志愿军炮兵越打越强。

第五次战役中,参战的火炮已达700余门,其中野炮、榴弹炮500余门,有力地支援了步兵突破“联合国军”防御。在战役后期的机动防御作战中,新组建的防坦克炮兵第三十一师大胆实施近战,以侧射、斜射火力组织交叉火力网,击毁“联合国军”坦克25辆。

在1951年秋季防御作战中,由于匡裕民正确指挥,炮兵集中兵力、火力于“联合国军”重点进攻地段,配合步兵实施坚守性防御。结果,在秋季防御作战中,志愿军炮兵共击毁击伤“联合国军”坦克76辆、汽车80辆、火炮33门。

1952年9月18日至10月底,志愿军在全线展开战术反击作战,匡裕民指挥炮兵配合作战。在他统筹指挥下,炮兵大出风头:

步兵进行1次反击,平均得到31门火炮支援;反击1个敌军连的战斗,平均有36门火炮参战。反击开始前,炮兵对“联合国军”主要防御工事进行破坏射击,为步兵开辟通路;反击中,炮兵以短促、猛烈的火力压制“联合国军”炮兵、追击炮和火力点,掩护步兵冲击或撤退。在攻击的57个目标中,被炮兵摧毁的火力点与地堡平均达总数的70%。

在上甘岭战役之初,志愿军仅有82毫米口径以上的火炮27门,平均每公里正面有10门。经匡裕民组织协调,战役后期我军参战火炮增加到185门,平均每公里正面74门,从而确保了战役胜利。

1952年12月,毛泽东在分析朝鲜战局时指出:今年秋季作战,炮火的猛烈和射击的准确实为致胜的要素。讲话中,毛泽东没有点匡裕民的名字,但他如此表扬志愿军炮兵,匡裕民自然与有荣焉。

1953年3月,由于久战成疾,匡裕民离开志愿军炮兵,调任东北军区炮兵司令员,这时距朝鲜战争结束仅仅4个月。今天,军史对志愿军炮兵评价甚高,以《抗美援朝战争史》为例:

中国人民志愿军炮兵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共毙伤敌15.8万余人,击毁击伤敌火炮570余门、汽车880余辆、坦克940余辆,摧毁敌碉堡2490余个,为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显然,由于主持志愿军炮兵时间最久,激战最酣,匡裕民是最有资格为之自豪的。由于在抗美援朝中功绩卓著,他被朝鲜政府授予二级国旗勋章、二级自由独立勋章。

“这就是老红军的本色,将军的胸怀!”

20世纪50年代中期,匡裕民进入南京军事学院深造。1955年9月,他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7年9月,他调任军委炮兵副司令员,一直奋斗到1975年8月,在军委炮兵整整战斗了18年,相继辅佐陈锡联、邱创成、吴克华三任炮兵司令员,对于炮兵全面建设,作出了应有的贡献。由于将军军旅生涯主要从事我军炮兵事业,且在红军时期就有“神炮手”名头,所以军中雅称他“神炮将军”。

匡裕民一生谦虚谨慎,廉洁自律,从不搞特殊化,不以权谋私。对亲属、子女,他要求极其严格,从不为他们工作调动、提升等问题开后门、找路子。有一次,他视察二儿子所在部队,为不扩大影响,他竟没有顺便看望一下儿子!部队很多人都不知道,匡副司令员有个儿子在这里当兵。

匡裕民对子女、亲属严格,而对身边的工作人员却关怀备至。他有句名言:“无论元帅,还是将军,如果没有千百万战士的鲜血,就不会有他们的勋章,我们应该关心和爱护战士!”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有个战士患了感冒,他硬要这位战士休息几天,关照伙房做病号饭。一次,有个警卫战士探亲回来后,情绪一直不太好,匡裕民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他找来那位战士谈心,和谒可亲,娓娓而谈。那位战士深知匡副司令员关心他人胜过关心自己的秉性。起初不愿讲,经再三追问,他只好如实相告:家乡遭受严重水灾,家里房倒屋塌,处境困难,因此闷闷不乐。匡裕民听了,感慨地说:“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把我当外人,我们是一家人啊!”随后,他偷偷寄去200元钱,帮助那位战士一家度过了困境。事后,那位战士知道了,激动地说:“首长待我们真是亲如父兄。”

几十年来,人们纷纷传颂着领袖毛泽东送子赴朝鲜,毛岸英献身战场的故事。鲜为人知的是,匡裕民也在抗美援朝中经历过爱子战死的巨大悲痛。那是在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匡裕民的大儿子不幸壮烈牺牲。消息传到炮兵指挥所,大家心情沉痛,悲声一片。匡裕民摘下军帽,沉默片刻,忍着悲痛,坚毅地说:“他是为祖国而死,为朝鲜人民而死,死得光荣!”彭司令员知道后,钦佩地赞道:“这就是老红军的本色,将军的胸怀!”

1977年4月9日,匡裕民不幸逝世,离开了亲人,离开了战友和同志,离开了他为之奋斗毕生的人民炮兵建设事业,带着深深的眷恋永远地离去了。生前,他叮嘱丧事从简。他,一个贫苦农民的儿子,人民的功臣,在贫苦中参加革命,几十年后在简单俭朴中离开人世。亲人们在替他换衣时,全身13处伤疤,赫然在目!这是将军无私无畏,英勇奋战一生的崇高象征和真实记录,也是留给后辈的厚重期望和深刻启迪……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责任编辑:皇玉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