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美国投核弹轰炸日本 究竟是为了打击谁?

核心提示:一说到二战,西方以及亲西方的中国人总喜欢给英美评功摆好,不惜歪曲历史,吹得天旋地转,说英国美国是打败德、日的主力军,连敦克尔刻大溃退也有胆子吹成光辉战史,更别说拣落地桃子的诺曼底登陆了。真不知道天下还有羞耻二字。如果说到日本的投降,总是毫不踌躇地说:是投放到长崎广岛上的原子弹的功劳。然而那两枚原子弹是炸给谁看的?伤害的是谁?自有历史事实在那里摆着。

二战邻近结束时,美国为了试验其新式武器的杀伤效果,也为了遏制二战中声威鹊起的苏联,以逼迫日本投降为名,陆续在长崎、广岛两地投下了原子弹。真正遭到打击的是日本平民;日本军国主义者并未被吓到,宣布本土“玉碎”,与美国拼到底。直到一百五十万苏军席卷中国东北,日军主力被粉碎,日本政府才宣布无条件投降。没办法,这是史实,不以你的情感好恶而改变。以下是事件的来龙去脉:

揭秘:美国投核日本,究竟是为了打击谁?

死去的罗斯福的继任者杜鲁门正在白宫与其幕僚讨论一个不得不正视的问题:在与德国的战争中,德军投入苏德战场的部队是九百一十万人;在西线(包括非洲)战场,德军与英美作战的部队总共六十三万人。苏军单独摧毁了德军全部主力,而且他们拿下了柏林。苏联的影响已经举世皆知,这个是十分可怕的事情;甚至我们的一些自由主义思想家也在发表左倾言论,公然胡说八道,口口声声说打败德国的主力军是苏军。这还了得吗?战后的赤潮还能遏制吗?大家必须注意了,对日作战是我们向全世界施加影响的最后一次机会,我们必须抓住。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歇尔问,总统的意思是不是收回原来对苏联的要求,由我们单独最后打败日本?杜鲁门摇头,不,日本在中国和满洲还有一百多万部队,寺内寿一在太平洋上的几十万人马就够我们忙活了,我们不能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儿。

马歇尔困惑不解,耸了耸肩,傻望着杜鲁门。

杜鲁门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杜勒斯无声地笑了一下,说他了解总统的意思。原子弹已经制成,尚未进行过实战试验——日本不正是个名正言顺的战场吗?

 

陆军部长霍普金思说,常规战争打败日本已是胜券在握,有什么必要使用这个不可避免会大量伤及平民的武器呢?

杜鲁门诡谲地笑了一下,这不仅是在打击日本,也是在打击苏联——当然是指心理上;同时也是在告诫世界人民,不要向左转,美国才是他们的依靠。

大家恍然大悟。无不佩服总统的深谋远虑。

使用原子弹的决定就这样作出了。

第一颗原子弹的核心部分是一个直径约十八英寸、高约两英尺的金属圆筒。里面是金属铀的衍生物“铀-235”,外壳是铅皮。那时尚无先进的投弹方式,只能用飞机运到目的地上空,然后用降落伞送下去。

这天,广岛的地面和天空都颇宁静,人们象往常一样做着各自的事情。几乎在地上没有多少人发觉的平静情况下,美国飞机抛下降落伞,然后突然升高离开。

地上为数极少的目击者困惑不解,互相询问是不是美机中弹了,飞行员跳伞?

突然,天空闪出一团淡红色的光——原子弹在离地面六百公尺的空中爆炸了,形成一个直径约莫一百公尺的大火球。火球下面的人却什么也没有听见,似乎对他们来说什么声音也没有。这种现象会不会就是所谓“大音无声”呢?

火球发射出来的热气只存在六分之一秒;但其热度高达摄氏三十万度,使直接爆炸点半径一千公尺内的花岗岩全都熔化掉。人,不用说了,无影无踪,也许化成了气体。一千公尺外,热度逐次减为两万度,一万度,三千度……

片刻之后便是著名的冲击波。十公里内所有建筑物全部被推倒。(温靖邦创作《虎啸八年》前曾访问相关科学家)

距直接爆炸点约五公里的地方,驻军的中队长狭户尾秀大尉刚进办公室,正在脱马靴,房子突然倒塌,还燃起了熊熊大火。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本能地拼命挣扎,终于钻了出去。同时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强烈恶心。偶然抬头,天空黄得出奇;举目环顾,全部变成了平地。什么都没有了,广岛城堡、第二军司令部都消失了。他本能地向大田川的一条支流爬去,那里有陆军医院。而当他爬拢时不禁目瞪口呆,数百名病人和医护人员都失去了头发,皮肤烧成了棕黑色,空气里弥漫着考焦的味道。

直接爆炸点另一个方向的六公里处有个教堂。德国神甫拉萨尔听见飞机声音,打开窗子观望。那其实是美机完成使命后飞离广岛途经这里。他只看见天空一片灰黄,随即教堂坍塌。赶紧夺路逃到街上。此刻,他已浑身是血。只觉得四周一片漆黑。忽然,天地间又有了光线。他看见一些妇女在盲目奔跑,头发全部烧光,鼻子耳朵都没有了,当然都是赤身裸体。

 

在同一区域,有一所女子商业学校。当时,三百五十名女生正在清理一块空地,准备开垦出来种点什么以解决食物短缺问题。那些好奇地转身去看闪光的姑娘们,顷刻间就死了。松原美代子正好在一块巨大的琉璃反光墙后面,只是昏迷了过去。当她醒来时,只看到一片难以想象的荒凉景象——人和建筑物都没有了,只有一望无际的瓦砾。自己怎么会光着身子?衣服哪里去了?更奇怪的是自己身上悬吊着好多布条似的东西,摇来晃去——终于发现竟是自己的肌肤!痛楚也逐渐恢复了。

距离爆炸中心约莫四公里的广岛大学主楼奇迹般地矗立着,只受到一些局部破坏。对面红十字医院的宿舍里,有两个见习护士因病躺在床上。她俩既没听见爆炸,也不可能恰在那时探头窗外,所以也不可能看见那奇怪的闪光。第一个感觉是好像没有氧气了。鸠山尤纪子从床上挣扎着滚到地上,努力爬出去。到了街上,只见天空灰黄,尘土弥漫。她隐约听见有人呼喊尤纪子。转头一

看,同伴佐藤京子也从屋里爬了出来。对面广岛大学旁边是医院办公楼,她俩试图穿过马路去向院长报告。但是,逃离城市的人流把公路挤得水泄不通。成千上万的人全都一声不吭,光着身子,拖着大大小小布条状的皮肉,全身血糊糊的;没有情绪的丝毫流露,也没有叹息或者因疼痛而发出的呻吟,甚至没有一滴眼泪。这种非正常情景让人惊怖不已。(温靖邦创作《虎啸八年》时采用了相关经历者的日记)

在爆炸中心两公里内外的人始终没有听到爆炸声;随着距离的增加,逐次可以听见。在五公里外听到的,最初是遥远地方传来的什么巨兽沉重的叹息,旋即发展成天崩地裂的雷鸣——越远声音越大越具震撼力。

整个广岛被冲击波摇撼了十五分钟。据说力度大于日本历史上任何一次大地震。接着开始下雨——雨点又大又密,而且是黑色。温靖邦曾以此向科学家讨教,才知道那是上升的原子云往上带的水蒸气太多,足以形成暴雨;而那些水汽里又浸透了原子辐射过的尘埃,具有不可抗拒的杀伤力。这阵致命的大雨不久幻化成雾一般的毛毛雨,由黑色变成了黄色。

这一天,广岛死去十一万人;从第二天开始,不到半月又陆续死去十万人;以后死于这场原子辐射的不计其数。死难者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平民;岛上只有一个第二军司令部和不到一千人的警卫部队。这些情况都是杜鲁门之流了如指掌的。平民并不赞成战争,面对日本当局的穷兵黩武,他们也无可奈何。他们何罪之有?对于美国的长期利益来说整死几十万平民那是微不足道的。杜鲁门们可不管这些,为了建立长期的核威慑,这次“演练”是十分必要的。日本当局犯下的战争罪固不可饶恕,杜鲁门们犯下的屠杀平民罪亦即他们多年以后随意加诸别人头上的“反人类罪”又当如何?

 

首先传到东京的消息很模糊,就只说广岛遭到了空前打击;后来终于知道是原子弹。日本朝野并没被吓倒,反倒沸腾起来,纷纷要求与美国打到底。

内阁与大本营立刻召开联席会议,通过了一份《今后指导战争之基本大纲》,正式决定把对美战争进行到底。

然而,一件比广岛原子弹爆炸更可怕的事让日本当局彻底清醒过来。

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指挥的一百五十万红军分三路开进满洲,势如破竹。这支红军背后是八百万红军以及强大的工业系统。他们夺取了满洲以后,如果顺势进入朝鲜,进入日本本土,那还了得吗!内阁和大本营召开御前联席会议,决定接受同盟国波茨坦宣言,无条件投降。天皇指示替他拟定投降的文书。

这时,美国又在长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数万人又死于非命。

长崎的受害者不全都是日本平民。杜鲁门们知道,那里还有上万的盟军战俘。但这些都不是他们考虑的范畴。                                                                        

                                                   来源:中华军事网

责任编辑:周卫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