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国民党“天下第一军”第一次被林彪打伤了

1945年7月,孙立人率新1军回到祖国,驻在广西南宁,准备反攻广州。这时,欧洲战场硝烟不再,欧洲盟军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将军为宣扬英美反法西斯战争的战果,特邀一些反侵略国家的代表前往欧洲参观各战场。作为西点军校的校友,作为4年来一直与美国人并肩作战的名将,孙立人自在被邀之列,其间,他辗转飞行奔波于欧洲大陆,视察了一个又一个战场,对现代战争有了更深切的体验和感悟!

这次欧洲之行,是他孙立人的荣耀,也是他新1军的荣耀,全体中国军人的荣耀!当然,抱着别样眼色和心态看待孙立人的,也是大有人在的。

当孙立人返回国内时,日本人已经宣布投降,新1军被指定前往广州受降。9月7日,新1军进入广州,孙立人作为广州地区受降主官、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将军的助手,接受了日军第23军、第129师团、第130师团等部的投降。

10月,美国人商请中国派出一支由5万人组成的军队,协助盟国占领日本,并点名要求派孙立人的新1军去,但这时“关内小打,关外大打”,蒋介石正准备把新1军派往东北打内战,他不愿分兵去占领日本。

新1军因此错过了一次避开覆灭的绝好机会。

毛泽东把东北重任交给了黄埔4期的林彪,蒋介石把东北的希望放在了黄埔1期的杜聿明身上,东北之争似乎就成了两个黄埔学生、两个抗日名将之间的较量。

1945年8月8日,按照《雅尔塔会议》的精神,百万苏联红军如排山倒海之势,在马林诺夫斯基元帅的率领下进入东北与日军作战,很快歼灭了日军关东军的主力67万人。

8月15日,日本天皇无条件宣布投降!

日本投降了!东北,这块被日本帝国主义统治长达14年的黑土地一时成了权力的真空,成了国共两党都想得到的焦点地区。

就共产党而言,东北北靠苏联,东南与朝鲜相邻,西南与冀热辽解放区接连,隔海与山东解放区相望,兼之这里远离国民党的统治中心,非常有利于共产党率先控制。共产党如能占领东北,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将拥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并将更便于与苏联往来。而东北一旦落入国民党之手,蒋介石将在接收丰富物产的同时,更能以南北两处的国民党军队对地处中原的共产党形成夹击之势,战略上占尽主动。

因此,日本人投降前后,中共中央先后从冀热辽、延安、山东等解放区抽调了10多万部队、2万多党政军干部和各种技术人员前往东北,成立了以林彪为司令员兼政委的东北民主联军,白山黑水的城镇乡村相继建立起了各级人民民主政权。

与此相比,蒋介石的反应则明显慢了一拍。

抗战后期,蒋介石的军队大多留在西南后方。1945年8月14日,苏联红军消灭日本关东军后,国民党外交部长王世杰在莫斯科与苏联外长莫洛托夫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按照这一条约的规定,苏联承认中国在东北三省的完全主权和领土行政的完整;苏军进入东北后,中方派军政代表驻苏军司令部,以资联系。

蒋介石想得很天真,以为有了这一纸条约,他就可以直接从苏联人手中毫不费力地把东北接收过去。

9月1日,蒋介石在长春设立军委会委员长东北行营,任命熊式辉为行营主任,下设政治与经济两个委员会,以熊式辉兼任政治委员会主任委员,银行家张嘉敖为经济委员会主任委员,并在长春设立外交部东北特派员公署,以蒋经国为外交特派员。

熊式辉,字天翼,江西安义人。黄埔军校创立时,曾任军校教官,也从此与蒋介石结下渊源。1932年蒋委任熊为江西省主席兼南昌行营办公室主任时,熊大力推行保甲、保卫、堡垒的三保政策,以配合蒋的剿共政策,颇得蒋的赞赏。熊极善察颜观色,蒋居南昌百花洲时,对湖上环境不满,熊即用红石砌岸,沿湖植树,除浊引流,并设管理处专司其责。文人遂作联语曰:“半世姻缘兼两顾,一生事业在三湖。”两顾指熊的两位夫人,顾毓筠和顾竹筠姐妹;三湖指百花洲的东湖、南湖、北湖。后来,熊为拍蒋的马屁,还将蒋的大公子蒋经国任命为赣南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这一次到东北,他再次把蒋大公子拉在身边,用心不谓不深。

10月初,当苏军开始部分撤离东北,蒋经国代表国民党外交部与苏军统帅华西列夫斯基接洽国民党军队从大连进入东北的事宜时,华西列夫斯基睁大眼睛,连连摆头:“大连为运输商品而非运输军队的港口,怎能让军队在那里登陆呢?”

蒋经国大吃一惊,他气咻咻地走出苏军司令部大门,立即将情况报告给了他的父亲。

蒋介石也吃惊不小:“这北极熊不是明显阻拦我军进入东北吗?”

两天后,华西列夫斯基回国述职,蒋介石让熊式辉再与苏方联系。

熊式辉带着张嘉敖、蒋经国找到了东北苏军总司令马林诺夫斯基,可马氏对熊式辉等提出的海运登陆、交通运输、行政机关接收等几个关键问题均以“无权”、“须请示”为借口

推得一干二净,熊、张 、蒋三人碰了一鼻子的洋灰。

苏联人的态度完全出乎蒋介石的意料。蒋介石气得咬牙切齿:“娘希匹!看来我要打了!”

原来,在确定东北的行政官员之后,蒋介石对那里的军事首脑人选却一时举棋不定。他先是将昆明防守司令部改为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任命关麟征为东北保安司令长官,后由于熊式辉对关麟征自高自大、目中无人极表不满而又迟疑不决;加之那时《双十协定》刚刚签订,他不好立马拉下脸面与共产党干起来,因而迟迟下不了手。而这时恰好龙云下台,被他“请”出了云南,龙云逢人便骂原昆明防守司令长官杜聿明而欢迎关麟征到云南去,这样他就将计就计,调关麟征为云南警备总司令,而让杜聿明去当东北保安司令长官,东北的军事首脑有了着落,蒋介石打内战的决心也就坚定了下来。

这样,毛泽东把东北重任交给了黄埔4期的林彪,蒋介石把东北的希望放在了黄埔1期的杜聿明身上,东北之争似乎就成了两个黄埔学生、抗日名将之间的较量。

确实,这两人之间有得一比。

1937年9月,林彪在山西平型关打了一场“七?七”抗战以来中国军队取得的首个大胜仗;而1939年12月,杜聿明则在广西昆仑关打了一场至关重要的大恶战。

平型关和昆仑关都是进攻战。林彪占据的是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势,打的是巧仗,是战略战术上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杜聿明仰攻的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峻山形,打的是硬仗,是实打实硬碰硬的攻坚战。

林彪指挥的是小米加步枪的土八路115师,杜聿明带领的是中国惟一的机械化军第5军,两人的对手同是号称“钢军”的板垣征四郎师团。林彪打的是21旅团的辎重队和后卫部队;杜聿明攻击的是21旅团的主力。

平型关歼敌1000余人,昆仑关歼敌4000余人,旅团长也被击毙。昆仑关之战使杜聿明威名大震,平型关大捷则使林彪成为中国军队节节败退时打破“皇军”不可战胜神话的名将。

现在,这两个国共双方的主将又将在东北大地上摆开擂台,及锋而试了!

和蒋介石一样,杜聿明也极崇信武力。面对东北已被共产党占领、国民党依靠苏联接收东北的幻想已无可能的现实,摆在杜聿明面前的选择似乎只有诉诸武力一途了。于是,履新之际,他即将两支中国远征军的精兵石觉的第13军和赵公武的第52军带到了东北,并于11月15日就急不可耐地猛攻山海关起来。

当时防守山海关的中共部队仅只万余人,而且还有不少新兵,平均每两人才有一枝枪。在这样实力悬殊的对抗下,中共弃守山海关也就不足为怪了。

10天之后,杜聿明又攻占了锦州。不久,沈阳也被他攒在了手心。

战争既已打响,大战当在后头,偌大的东北仅凭第13军和52军当然是远远不够的。这样,打下锦州后,杜聿明迭电蒋介石,要求速派大军北上,以肃清东北中共军队,再回师关内作战。

作为嫡系门生,杜聿明在蒋介石面前自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况且东北的战略地位又非同一般。这样,蒋介石便将其五大王牌主力中的两支精兵新1军、新6军,连同卢浚泉的93军、陈明仁的71军、曾泽生的60军尽遣到东北战场上来。

新1军是1946年3月用美国军舰从广州运到秦皇岛的。

调动新1军前,蒋介石对杜聿明说:“新1军是天下第一军,他们去了,东北就一定能稳下来!”

杜聿明微笑着连连称是。

孙立人笑着说:“共产党不堪一击,我们这是老虎打苍蝇!”

作为在印缅战场上打出来的美式机械化部队,新1军一到东北后就表现出非同一般的战斗力。

时苏联正在全面撤军,锦州、沈阳相继落入杜聿明之手后,蒋军遂以这些中心城市为基点,呈发射状向周围扩张。

3月,刚刚走下美国军舰的新1军即乘着汽车和坦克一路撵着东北民主联军向北奔跑,中长线上传出的尽是新1军的捷报:3月24日,他们攻下铁岭,3月27日,他们进占开原,4月4日,他们拿下昌图,锋芒所及,简直无可阻挡。一向踌躇满志的孙立人笑着说,“共产党不堪一击,我们这是老虎打苍蝇!”

客观地说,这话并非全是大话。印缅三年,手里握着现代化武器,脑袋里装着“武士道精神”的日本人都被新1军打得节节败退,俯首称臣,现在仅靠小米加步枪的共产党部队还想与他的美式武器一争高下?这不是老虎打苍蝇是什么?孙立人自信地认为。

单就武器而论,东北民主联军是没法与新1军比的:新1军辖新38师,第50师,新30师,每师设步兵3团、炮兵2营,有重炮36门,工兵1营,通讯兵1营,辎重兵1营,有载重汽车400辆,特务兵1连,野战医院1所。每团设步兵3营、迫击炮、平射炮各1连,有重迫击炮48门,通讯连1个,卫生队1个,特务排1个,全团约3000人。全军有枪27000余枝,其中仅汤姆森轻机枪、卡宾枪就有8000余枝;而东北民主联军的一个纵队却只有各类枪械13000多枝,炮70余门。

然后,这决不是战场上致胜的惟一法宝,且世移世易,今日的共产党已非昨日的共产党,今日的东北民主联军已非昔日的土八路。孙立人碰上的是一个人民支持的对手,孙立人与他作对,就是与人民作对。更何况,他们中间还有一个叫林彪的战将!

林彪沉默寡言,长于思考。见孙立人骄狂自傲,他冷冷地说:“骑毛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林彪当时正率部驻守四平。昌图离四平不远,昌图一失,四平也为之震动。

得到昌图的新1军象是如囊探物似的,又准备立马进攻四平,再续凯歌,林彪则是一脸的平静,他正盘算着如何给新1军一点颜色看看。

仲春的东北,积雪已开始融化,道路日渐泥光水滑起来。4月8日夜,占据昌图以北兴隆泉、兴隆岭、柳条沟一线的新38师突然受到东北民主联军第3师第8旅、独立旅、第10旅、第1师、万毅第7纵队共12个团的猛烈攻击。新38师的官兵从睡梦中惊醒后,迅速跳上战车应战,无奈其坦克、大炮、战车吼叫了一阵之后便陷入泥潭动弹不得!

师长李鸿气得跺脚大骂!他命令士兵弃车徒步攻击,可身穿皮靴的新1军士兵何曾在冰天雪地泥泞中打过仗?更何况是在茫茫黑夜里?因而士兵们虽然下了车,但跑不了几步就陷在泥地挪不开脚步,只有呆在原地被动挨打了。

一夜激战下来,新1军损失4个整连共1200余人。“天下第一军”遭遇了回国以来的首次重创。东北民主联军为此送给新1军一段顺口溜道:“新1军自称鹰,实际是狗熊,行动像乌龟,打仗像爬虫!”

恰在这时,英国女王给孙立人发来邀请函请他到英国接受勋章。这难得的光荣,岂能放弃?!孙立人与杜聿明打了个招呼,便自个儿去了英国。

一场恶战在四平城的周围呼拉拉地打了起来

昌图受挫,并未阻止新1军北取四平的车轮。

蒋介石心里很清楚,这时候,美国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出面斡旋国共的纷争,国共双方虽然在美方代表马歇尔的监督下于3月17日签订了《东北地区停战协议》,但马歇尔回国之后,这份协议至今未见生效。按约定,马氏4月中旬就来中国,到时候由国、共、美三方代表组成的军调处倘若认真起来,他蒋介石要是再在东北大打出手,岂不是连面子上也失信于国人了?美国人尽管偏袒他蒋某人,只怕那时想替他遮掩也不可能。因此,在马歇尔来华之前,尽力抢占大中城市是蒋介石早就盘算好了的战略。

4月15日,患肾结核刚刚在北平切除左肾尚未痊愈的杜聿明通过其副手郑洞国发布命令,以新6军(欠207师)及71军之88师沿太子河两岸东进,进占本溪;以新1军及陈明仁之71军(欠88师)夺取四平。

国民党当时将东北划定为九省二市,四平是辽北省的省会,位于中长、四洮、四梅铁路的交点,为东北交通枢纽,工业重镇。其东北郊山峦连绵,西南方河流网布,背山面水的地形使其历来为兵家争占之地。

对共产党而言,一则四平本为人民的胜利果实,本应保卫;二则守住四平,于日后执行停战协定有利,至少能达到消耗敌人有生力量的目的。因而当林彪在固守四平的问题上犹豫难决之时,毛泽东在多次申说理由后又于4月22日以不容置疑的口吻电示林彪:“望死守四平,挫敌锐气,争取战局好转”,“化四平街为马德里”!

马德里是西班牙的首都。1936年10月,西班牙人民在那里为反对德、意法西斯支持的佛朗哥叛乱,坚持了两年半的守卫战争,马德里之战成为二战之前最著名的保卫战。

于是林彪拍案定策:“当坚决执行,死守四平。”

这样,一场恶战就在四平城的周围呼拉拉地打了起来。此次四平之战是国共双方在四平的第二次交手,解放军战史上称其为“二保四平”。

71军一个团的队伍一下子就被共产党给撸了

4月17日,新1军分三路向四平推进:右翼潘裕昆50师的目标是四平东南的牤牛哨、半拉山门;中路唐守治新30师的战线是牤牛哨至庙子沟;左翼李鸿新38师的方向是四平南之老四平。而71军(欠88师)的攻击点为八面城至老四平。新1军和71军两军的总预备队为195师。

四平,处在新1军和71军的弧形包围之中。

守卫四平的东北民主联军为:保1旅、原山东第1、第2、第3、第7师,原华中第3师,原陕甘宁第359旅,南满第3纵队第7、第8旅,共计10万兵力。

4月18日,新1军新30师从四平以南多路猛攻我保1旅,均被击退。新38师在三道林子欲强攻四平北面,亦被阻止。双方枪弹如飞蝗似的乱窜,战况之烈,令这些从印缅回来的军人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两天后,东北民主联军分别以第3师、第7师换下邓华指挥的保1旅1团和万毅纵队的第56团,而新1军的第50师则以大炮和120余挺轻重机枪排成一字向东北民主联军的泊罗子阵地狂轰猛扫,泊罗子阵地被打得稀烂。几十年后,参加过四平保卫战的老人们说,100多挺机枪一个声音吼着,那阵势谁见过呀!新1军50师的两个连因此攻进了四平城,但打开的缺口很快又被联军第7师堵上,这两个连最终都“为党国效忠”了。

此时,孙立人应英王之邀到伦敦受勋后,顺道又到美国走了一遭,至今未归,而71军的陈明仁也不在军中。于是,新1军、71军都由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副长官梁华盛统一指挥,进攻四平。

新1军、71军攻势受挫,蒋介石在重庆心焦气躁,东北行营主任熊式辉也寝食不安,梁华盛则说着一口粤语整日哇哇叫嚷着,要熊式辉派兵增援。

“梁茂名(梁华盛是广东茂名人)太沉不住气了,一遇困难就叫苦连天,桂庭(郑洞国字),你去前方吧,让他回来养闲算了!”熊式辉不无气愤地换下了梁华盛。

郑洞国一到前线即将指挥所推进到红庙车站,以飞机轰炸引导新1军和71军的进攻,但这时东北民主联军的后援陆续赶到,四平街自东至西已组成了百余里的钢铁防线,郑洞国一时陷入狗咬刺猬无处下牙的窘境。

4月25日,蒋71军第87师从法库的金家屯向八面城阵地开拔,准备实施侧面袭击。途经大洼附近的一处集市时,口干腹饥的87师先遣团士兵见市面上摆满了烙饼、馒头、肉汤,遂要求长官停下来就餐休息后再去打仗。长官问当地人见到共产党军没有,集市上人都说共产党军来过,早走了,一些人还把吃的、喝的送到87师官兵的手里,87师先遣团的人于是放心大胆地在集市上胡吃海喝起来,场面好不热闹。可就在街面上笑语欢声闹哄哄的时候,一声断喝,四周枪响,埋伏在街市里化装成商贩的民主联军战士一拥而上,将71军的这个先遣团悉数缴械,其后的部队也被截成几段,连师长黄炎一起全被打得落荒而逃。

整整一个团的队伍一下子就被共产党给撸了,这是蒋军进入东北以来遭遇的头一遭大惨败,蒋介石的震惊也就可想而知了。当特务密告87师大洼失利,71军军长陈明仁并不在军中的消息时,蒋介石把一肚子的怒火全部发在他的这位学生身上,电令杜聿明严查具报。

杜聿明与陈明仁同为黄埔1期学生,两人私交极好。接到蒋介石的电令后,杜聿明一方面回电战前陈已到前方来糊弄“校长”,另一方面电告陈明仁速速归队将功补过。

陈明仁到达前线之后,加紧了对四平的攻击,然而,直到4月27日,他们在顽强的东北民主联军面前耗尽锐气,却进展甚微,以致于再也无力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双方之间精疲力竭,除夜间发动反袭战外,大多时候呈胶着对峙状态,四平前线一度归于沉寂。

孙立人亲自驾驶着一辆坦克,急切地冲在了队伍的前面

短暂的沉寂预示着更大的冲突即将来到。5月12日,蒋介石占领本溪后的新6军第14师、新22师、第71军第88师全部北调四平,以加强四平的打击力量。

蒋介石并电令孙立人立即回国,指挥新1军作战。

5月15日,杜聿明下命令达总攻击令:以新1军为中央集团,正面攻击四平城;以新6军附第88师为右翼集团围攻四平东南;以第71军(欠88师)两个师为左翼集团由八面城北进。一时间,蒋军的飞机、大炮把四平城郊炸得黑土翻飞,天日昏暗。

新38师在三道林子的北山阵地再次遇到了华中第3师第7旅指战员的坚决抵抗。北山高不及20米,宽不过100米,然而就是在这道小山岗上,7旅的战士与新38师的1个营打攻防战,拼刺刀,以40余人的伤亡代价活活地将新38师的这个营一个不剩地消灭了!只是由于其他部队伤亡过大,阵地相继失守,7旅才主动撤离了这块小高地。

5月18日,廖耀湘的新6军从四平的西北迂回,东北 民主联军的退路顿有被截之虞。鉴此,在林彪的要求下,中央复电表示:“如果你觉得死守四平已不可能时,便主动放弃四平,以一部在正面迟滞敌人,撤至两翼休整,准备由阵地战变为运动战。”

当日夜,林彪率部撤离四平,19日,新1军率先冲入四平市区。

孙立人虽然是在后期参加四平之战的,但一个不大的四平,却让他的新1军在这里啃了一个月之久,这让孙立人失去了初从美国归国时带着的那份得意和自信。他亲自驾驶着一辆坦克,急切地冲在队伍的前面,不料展现在他面前的到处是断垣坍壁,袅袅烟尘,街道上空无一人,他和他的新1军占领的只是一座空荡荡的烂城!

责任编辑: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