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近代史上“入党为荣”的社会现象回眸

图为1920年11月上海共产主义小组起草的《中国共产党宣言》(局部)。

星岛环球网消息:1920年代的中国,“帝制”模式彻底被淹没,“党治”模式开始主宰历史。与此同时,在近代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的变革重组中产生的知识青年,一跃崛起成为时代发展中的急先锋。这样一来,知识青年与政党政治之间的互动也就成为势所必然。五四青年的爱国运动与1921年中共成立之间的关系自不待言,3年后孙中山决计改组国民党的安排,亦与知识青年的崛起休戚相关。其中,“学生每以入党为荣”成为这一时期蔚为独特的社会现象。

  起初之时多数青年为何选择加入国民党

尽管1921年成立时的中国共产党有朝气(其时中共党员之间互称“同学”的做法,就明显地体现出这一点),但起初之时,多数青年加入的却是国民党。何以如此?

一是中共组织纪律严密。中国共产党强调铁一般的组织纪律,这对个人的品质有很高的要求,再加之中共倡行的唯物论与辩证法、剩余价值与阶级斗争学说,对于一般知识青年而言未免有些深奥。与此同时,中共到底还是一个新的产物,作为一个新型的政党,其时社会上谣传也不少。相比较而言,国民党毕竟已存续了较长的时间,一般的知识青年对其了解要多一些。特别是1924年孙中山改组国民党,将其由原来主要由上层知识精英主宰的政治结构形态,改组为一个开放性的群众型政党,这对于一般的中小知识青年而言,不啻是一个重要的选择契机。尤为重要的是,国民党改组后的一切党纲决议,已然是通俗易懂的白话文,这与中共倡行的资本论和剩余价值学说相比,更适合一般知识青年的学历程度和理解水平。因此,当时加入国民党的知识青年自然要多。

二是知识青年入党存在“谋职”的动机。1920年代,知识青年成为时代变革中的急先锋,但一般知识青年通过入党“谋职”也毋庸讳言。在一些青年学生看来,中共毕竟是刚刚成立,而国民党则不仅已有较长的发展历史,而且也有自己的势力和根据地,更重要的是国民党已是一个执政党。一些知识青年也毫不隐讳他们入党“谋职”的动机。有青年学生就明说,自己远离家乡加入国民党首先就有“糊口”的动机。一位叫“亲先”的知识青年加入国民党后,自称经常为无法糊口生存而焦虑难安,乃至后来竟有质疑之意,谓自己继续冲上革命战线去努力,“固所愿也,然而哪里有养活臭皮囊的经费”。由此可见,对于一般的知识青年而言,选择加入国民党多半也是基于其能满足他们入党“谋职”的意愿。

  起初加入国民党的知识青年为何后来转向共产党

不少知识青年选择加入国民党,无疑壮大了国民党的基础和规模。据统计,及至1927年,国民党党员人数达百万以上。然而历史的出人意料之处在于,起初加入国民党的知识青年,却在后来转向共产党。

据张国焘回忆,在1926年前后,由国民党转入共产党的知识青年,要占共产党人数的3%。广州作为当时国民党的大本营,据相关史料显示,从国民党转入中共的知识青年,占广州中共党员总数的1/7,占知识分子党员的3/4。而且,第一次国共合作行将破裂之际,转入共产党的知识青年越来越多。据共产国际的报告,中山舰事件之后的几个月,就有300多名知识青年从国民党转入共产党。越到后来转入中共的知识青年越多。

出现如此流动,与国民党内部组织结构不严密、党部运作低效率,使得“党力”不彰成为一个严重的痼疾有关。当众多知识青年加入国民党以谋求“饭碗”之时,却发现国民党根本无法满足他们入党“谋职”的意愿,于是便从初期埋怨国民党不能解决党员的生活问题,发展到最终“埋怨国民党无能”。随着失望之意越积越多,敷衍做事、组织涣散的现象也越来越严重。国民党自己也不无沮丧地说,本党同志“没有严密的组织”,而共产党“有铁的纪律,国民党除了几条具文的纪律而外,泥的纪律也配不上”。应该说这样的分析是切中肯綮的。

  “国民党是C.Y.(共青团)的预备学校,C.Y.是C.P.(共产党)的预备学校”

中共作为一个有着严密组织纪律的政党,不仅对知识青年的入党严格慎重,而且以铁的纪律加以约束。其时,中共要求自己的党员不仅“不要和国民党争无谓的风头和用不着的权力”,而且要求“吃苦的工作我们自己争来做,占小便宜的事情让给他们”。尤其是有“做官倾向”的党员,被斥之为“腐败堕落”的“机会主义倾向”,中共要求“严厉取缔”。

国共两党关于组织纪律的鲜明反差,自然会引发富有革命热情的国民党知识青年的共鸣。在这些知识青年看来,“共产党的组织严密,训练严格,国民党则反是,所以要革命,就要加入共产党”。一位从国民党转入共产党的知识青年也道出了其中的缘由:“C.Y.的组织,我相信任何团体的好组织都比不上他的严密确真,他对于他的团员有整个的训练方法,其最注意的就是以铁的纪律规定团员勤阅书报,这是很好的方法,国民党就因为缺乏这样的工作,所以到了现在,许多同志都变成跨党跨团的假党员。”

实际上,在当时的中共党员中也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国民党是C.Y.的预备学校,C.Y.是C.P.的预备学校。”这种说法也大体道出了革命知识青年的政治信仰历程。这也表明,1920年代的知识青年,多半是经历了先入国民党、再入共产党的过程。

来源:《北京日报》

责任编辑:皇玉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