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热门点击 > 正文

毛泽东秘书眼中最可交心的领导是谁?(4)

核心提示: 回到北京三四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去看望黄克诚。我们是1952年9月一起调到北京的。来京后,每年总要去看望两三次,有一次还是请他帮助,要部队的转业干部。南宁会议的情况他已清楚,我谈了这次的“奇遇”和自己的担心,也谈到毛主席有如抗战初期的兴奋状态。

同“不断革命”论密切关联的是“不平衡”论。《六十条》写道:“企业和企业之间,企业的内部车间和车间、小组和小组、个人和个人之间,都是不平衡的。不平衡是普遍的客观规律。从不平衡到平衡,又从平衡到不平衡,循环不已,永远如此,但是每一循环都进到高的一级,不平衡是经常的,绝对的;平衡是暂时的,相对的。”根据这种观点或法则,自然就可以任意打破平衡,搞人为的不平衡;“打破旧的平衡,建立新的平衡”,“事物也就前进了一步”。这样,以“不平衡是绝对的规律”作指导思想,导致“大跃时”时期计划工作放弃了综合平衡的规则,否定了国民经济必须在综合平衡中发展的规律。

此外,《六十条》中的“大权独揽”,第一书记挂帅(“大事一定要问。要有二把手、三把手,第一书记不在家的时候,要另外有人挂帅”),造成了“大跃进”时,从上到下,层层独断专行的不良作风,民主集中制遭到严重破坏。“挂帅”是我国自古以来封建用词,战争中“元帅”是可以发号施令的。经济生活中没有元帅,自然不能用打仗的方法来领导经济建设。

《关于传达和讨论毛主席六十条指示向中央的报告》,河南这回走在前面,1958年2月2日发出,中央于2月7日向全党转发了。河南省委的报告说:“主席不断革命的指示,给我们以敢于理想、敢于向前看的无限勇气,从理论上、思想上解决了能不能跃进、敢不敢跃进的问题。打破了庸俗的“平衡论”,粉碎了‘反冒进’(就是反跃进)的观点,以最锋利的马克思主义的武器把我们武装起来,乘风破浪,跃进再跃进。贯彻执行主席的六十条指示,就能缩短我国的过渡时期,在这与帝国主义比时间、比胜负的时期,中国的大跃进,对世界的命运有着决定性的影响。”河南确实这样说到做到,后来放粮食卫星,办人民公社,放炼铁卫星,都走在全国的前列。许多省纷纷表示决心,要在5、6、7年时间内,完成农业发展纲要提出的任务。许多省市的地方工业。在此后5年内不是增长百分之几十,而是要增长几倍。在杭州和南宁会议上,因干劲大受到表扬的甘肃,这时决心在5年内,地方工业产值要比现在增长16—19倍,以赶上或超过农业总值。

接着2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打破旧的平衡,建立新的平衡》的社论。以对立统一的辩证法法则说明,事物的平衡是相对的,不平衡是绝对的,认为“积极平衡和消极平衡,这是计划工作中两种相互对立的方法”;支持新生事物和群众的积极性,不断地提高落后的指标和定额,这就是积极的平衡,否则,就是慢与差的消极平衡。只有冲破旧的平衡,达到新平衡,事物才能前进,社论以此论点再次批判了1956年的反冒进,说当时工农业“显然是一个很大的跃进。但是那时候有一些人被这种跃进所造成的国民经济迅速发展中的不平衡状态惊呆了。他们只看到这种不平衡所引起的某些在进步中不可避免的暂时的困难,以为这也困难,那也困难,惶恐得很。这就是因为他们对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缺乏正确的了解,对党和广大群众克服困难的力量缺乏足够的估计。因此就错误地提出了‘反冒进’的口号,给当时正在蓬勃发展的群众高潮泼了一瓢冷水。”社论认为工业农业的“大跃进”局面已经到来。最后号召:“我们必须反对庸俗的平衡论,或均衡论,反对消极的平衡方法。从庸俗的平衡论的思想束缚中解放出来,我们也就敢于跃进了。”从此以后,计划工作中不断地出现层层加码高指标,“打破平衡”、“积极平衡”成为计划工作的理论;从此高指标风漫天而起,一发不可收拾。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毛泽东 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