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热门点击 > 正文

毛泽东秘书眼中最可交心的领导是谁?(3)

核心提示: 回到北京三四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去看望黄克诚。我们是1952年9月一起调到北京的。来京后,每年总要去看望两三次,有一次还是请他帮助,要部队的转业干部。南宁会议的情况他已清楚,我谈了这次的“奇遇”和自己的担心,也谈到毛主席有如抗战初期的兴奋状态。

10)新技术推广。在勘测设计、生产运行和基本建设诸方面,有许多技术规程、规范都是从苏联照抄照搬来的,有些已不完全符合我们情况,应当及时修改,否则会束缚生产力的发展。这方面我在几年水电建设中有所体会。

11)专业化,标准化,协作关系。各部门协作的重要。

12)节约问题,投资效益(先进定额,节约材料,减少储备和流动资金。降低成本,等等)。

13)劳动生产率,是综合指标,最后结果。有关技术安全、生产组织管理等问题。

14)工资、福利制度。

15)产供销平衡。

16)资源综合利用问题。

另外还有一些条条,是上面16条中没有写上的:

——要善于找帮手,广交各界朋友,各种耳目,利用记者,各种各样群众联系。

——领导部门,要有意识让一两个人减少日常事务,较“清闲”一点,以便保持头脑清醒,尤其计划部门搞长远规划的,要有这样的人,他们当然都是最实际又最能听奇谈怪论的人。领导人定要不被事务洪流困住,重大问题亲自过问,打破砂锅问到底。

——反映意见,定要全面,正面、反面,赞成、不赞成,决不可随风倒。

——不会开会,还是一个大问题。

——选拔干部的德才标准,逐渐转向业务能力。

保留自己这些过眼烟云的资料,也在如实说明,当年如何第一次履行这个“秘书”身分的,以后继续受到表扬也好,庐山会议最终实践了“几不怕”也好,是合乎逻辑发展的。

旧档中标明“1958年”的一个本子上,记录了《南宁会议60条》,当是寄出意见并附还原件时,特意抄下来的。同随后党内公布的《草案》相对照,则出入较大。后者不仅是条目及其次序的调整变动,主要是文字修改和内容的充实,还加了“前言”。篇幅后者大约扩充了一倍。如原件第一条是:全面规划,几次检查,年终评比。后者是第六、七两条,分写如何检查,如何评比。又政治和经济、政治和技术的统一问题,原来是放在不断革命这一条内的,后者分开写了。增加了农业高产的例子。也有一些内容删除了,如关于人的生到死是辩证法规律,“死亡就要庆祝”;也删掉了一些具体例子(如“培养秀才”这条,曾将我名字写进去了)。后者的第二条:“县以上各级党委要抓社会主义工业工作,这里也有14项”,是原件中没有的。上述我草写的“工业方面应注意事项”的16条,大体都包括在内,也有的不在内。这14项当是国家计委、经委等业务部门参加定稿的。

《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是毛泽东主持起草的。其中提出了许多有关领导经济建设的工作任务和方法。由于当时的主导思想是反冒进,是追求建设的速度,从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高度就此提高全党的认识,这些任务和方法以及某些理论原则,就不能不包含许多错误的东西,而且有些正确的东西在执行时也会走样甚至走到反面。总之,《六十条》和“大跃进”的关系,同反冒进一样,也起了承先启后的作用。

《六十条》提出了一些正确的原则、任务和方法。例如,县以上各级党委要抓工业,提出14个项目,内容虽然还不全面,确是生产和基建中重要的基本东西。如必须把工作重点转移到技术革命上去:“过去我们有本领,会打仗,会搞土改,现在仅仅有这些本领就不够了,要学新本领,要真正钻研业务,懂得科学和技术,不然就不可能领导好”。“这个问题必须引起全党注意”。“一方面,要反对空头政治家,另一方面,要反对迷失方向的实际家”。要破除不合理的规章制度:八年来积累的规章制度有许多还是合用的。但有相当一部分妨碍了群众的积极性,应加修改或废除(问题在“大跃进”时,群众一发动,规章制度被横扫乱破,造成严重后果)。关于领导干部要打掉官风,实事求是,如何深入下层,同群众打成一片;每年要有4个月离开办公室,到下面作调查研究,增加感性知识;要以真正平等的态度对待干部和群众,要以一个普通劳动者姿态出现,决不可摆架子,等等。这些都是有价值的思想观点,和多年积累下来的正确经验。

《六十条》推动了急于求成的“大跃进”的到来,和浮夸风的出现。首先是这样一些脱离实际的过高指标:“争取在3年内大部分地区的面貌基本改观”;在今后5年或8年内“完成农业发展纲要四十条的规定”(原规定12年完成);各地方工业产值,争取在5年或10年内“超过当地农业产值”;还介绍湖北、四川等地,每年总结亩产2130斤、1680斤等“单季高产的经验,各地可以研究试行”;提出生产计划中央和地方共三本帐的办法,助长了脱离实际,盲目提高指标,为层层加码大开“绿灯”的错误作法。“不断革命”的观点和要求,引入经济领域,成为“大跃进”的思想理论武器。《六十条》写道:“我们的革命是一个接一个的”。从1949年夺取政权开始,接着就是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接着是社会主义三大改造于1956年基本完成,“接着又在去年进行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这个问题还没有完结,“今后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每年都要用鸣放整改的方法继续解决这一方面的问题。现在要来一个技术革命,以便在15年或者更多一点时间内赶上和超过英国”。“我们的革命和打仗一样,在打了一个胜仗之后,马上就要提出新任务”。这种“不断革命”的观点,同“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斗则进不斗则退”等等观点是一脉相通的。这种观点在战争年代、革命时期起过主导作用;但在夺取了全国政权,进入建设的和平时期,经济建设需要按照经济工作本身的规律。持续协调地发展,尤需要稳定有秩序的环境。“不断革命”则鼓吹事物经常处在一种人为的不停止的变化状态之中,“一波不平一波又起”,要求经济生活也像打仗一样由政治挂帅,边建边破,快速而跳跃地发展,及至运用集中兵力,打歼灭战等等方法。这就不能不造成严重后果了。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毛泽东 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