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热门点击 > 正文

毛泽东秘书眼中最可交心的领导是谁?

核心提示: 回到北京三四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去看望黄克诚。我们是1952年9月一起调到北京的。来京后,每年总要去看望两三次,有一次还是请他帮助,要部队的转业干部。南宁会议的情况他已清楚,我谈了这次的“奇遇”和自己的担心,也谈到毛主席有如抗战初期的兴奋状态。

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历史网,作者:李锐,原题为:《“大跃进”的序幕——南宁会议》,系节选。

回到北京三四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去看望黄克诚。我们是1952年9月一起调到北京的。来京后,每年总要去看望两三次,有一次还是请他帮助,要部队的转业干部。南宁会议的情况他已清楚,我谈了这次的“奇遇”和自己的担心,也谈到毛主席有如抗战初期的兴奋状态。入党多年来遇到的领导,黄克诚是最能让人随便交谈、可以交心的人。落坐还只有刻把钟,忽然中南海主席处来电话,要我立即去。

从颐年堂的正门进去,来到现在让人们参观的起居工作的菊香书屋,庭院和房屋一仍旧式。毛泽东穿着那件成为文物的旧毛巾睡衣,半靠半卧在宽阔的板床上。见我进来让我坐在靠近床边的椅子上。谭震林正坐在沙发上同他谈话。谭是认识的,1956年新安江上马前,我到上海找华东局要干部,是由他主持商定,让淮委支持,并派人同我去蚌埠找过淮委负责人。这时,谭正在谈淮北如何水网化的问题,说可以变成江南一样的产稻区,办法是搞小型水利为主。我同水利的最早接触,是在延安《解放日报》评论部工作时,分解放区、陕甘宁和大后方三个组,我负责解放区组。除开新华社的电讯外,还经常翻阅华北、华中敌后解放区的报纸。1943年,我写了一篇几年来解放区水利事业成就的综合报道,附有一份详细的统计表,同国民党当时的水利加以对比,并写了一篇以《敌后解放区的水利事业》为题的社论(“解放区”这一名词也是第一次在《解放日报》上出现),说明烽火连天的敌后解放区,在水利事业上,比国民党的大后方成就要大得多。这篇报导引起毛主席和中央同志的重视,后来在《论联合政府》中曾予提及。因此,我对小型水利的作用印象很深,对几年来水利系统的好大作风,不以为然,当问到我对淮北水利意见时,虽然并不了解具体情况,仍随声附和回答了一句:赞成搞小型水利。引起毛泽东一句话:呵,你也赞成。不久,谭震林就起身走了。

当他俩谈着话时,我注意了一下室内情况:这张大板床的另一半,堆满了种种线装书;远处靠墙是一列书架,上面绝大部分也是线装书;两个大沙发对着床放着,靠床头还有一个较大茶几(这也是就餐时的饭桌)。后来我去卫生间,发现一个方凳上有一本线装《红楼梦》,正打开平放着。原来听说,每逢外出,总要带一大批书。至此,落实了这个印象:手不释卷,置身于书海之中。这个晚上还谈过些什么,已记不清楚;记得最确切的是,我提了这样一个问题:今后您要我注意哪些方面的事?回答真是出乎意外:中华人民共和国。随即将一份打印的《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给我(封面上有“毛泽东同志”楷体兰色印字),这是他自己用的一份,要我过细看看,提些意见。

我的旧档中有一叠《对六十条的意见》。共25页纸,其中有底稿和有关札记、分类统计。大概是几天之后寄还的。现在将“底稿”抄在下面:

有些小意见写在原件上。这里还有些零碎意见、感想写上,仅供参考:

1)六十条的分类统计,主要是领导和工作方法30多条;农业问题4条;提出今后要着重抓工业的问题,但工业只有两条,写了抓先进典型、新技术、新产品试制三项。因此觉得关于工业还应多写几句。如要抓些什么,如何抓法,一个时候,围绕一个中心问题开几天会,由中央有关单位主持,参加的人有部长、局长、总工程师(也可以请个别非党、政治好的)、厂长、个别车间主任,基建工程负责人等,包括中央系统和地方系统的人。开会可分大、中、小型三种,到工业集中城市和各省去开。

2)关于计划问题。首先要求年度计划与五年计划如何很好结合,在投资、速度、各部门间比例关系等重要环节上结合得好。这方面第一个5年中有教训。现在经委同计委的具体工作部门,也还有些扯皮现象。苏联经验,5年的叫做国民经济发展计划,10年的叫现实性远景计划,15年的叫假设性远景计划(更长远的计划如20年、25年就只能根据更多的假定来考虑)。三者之间,有区别也有联系,须善于区别其间的关系。有一些部门如电力部门,必须有比较可靠的10年至15年的远景计划。编制得最好的计划,也会由于群众的积极性和许多未能估计到的因素,需要在执行过程中经常修改。远景计划的制定,计划部门要同科学研究部门合作,也可发动有关部门和有关人员讨论。一个大的经济单位,要有几个很实际,知识较渊博,又有远大眼光的人,来考虑、研究长远计划,以保证在计划工作中不迷失方向。这样的人只要几个,助手也不要多,主要是善于利用国内外各种资料。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毛泽东 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