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热门点击 > 正文

贺龙手下仅有的四位师级领导死于谁手?

核心提示: 1933年,湘鄂西苏区红三军遭遇了最艰难的困境。由于湘鄂西最高领导人夏曦推行“左”倾路线,致使洪湖苏区几乎丧失。1932年11月,红三军撤离洪湖根据地,在两个月的时间里,部队日行军百余里,历尽艰辛。

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作者:梅兴无,原题:《1933年湘鄂西红军的三重冤案》

1933年,湘鄂西苏区红三军遭遇了最艰难的困境。由于湘鄂西最高领导人夏曦推行“左”倾路线,致使洪湖苏区几乎丧失。1932年11月,红三军撤离洪湖根据地,在两个月的时间里,部队日行军百余里,历尽艰辛。经鄂西北、豫西南、陕南、川东,远征7000公里,于1933年初抵达湘鄂边区。全军由1.4万多人锐减至5000人左右。2月,红三军的3个师缩编为7师和9师,叶光吉、盛联均分别任7师师长和政委,段德昌、宋盘铭分别任9师师长和政委。就在这一年,这4位师长、政委竟全部牺牲。而令人扼腕叹息的是,他们不是血洒在英勇杀敌的战场上,而是倒在了“左”倾冒险主义者的屠刀之下。

段德昌无辜蒙冤被处决

9师是红三军的主力,从建立洪湖苏区到反“围剿”,再到远征7000公里的大转移,9师始终是军之利刃,立下了汗马功劳。段德昌一直是这支队伍的指挥员。

1933年3月25日,段德昌的师长职务突然被撤销。当天,正率领9师在鹤峰麻水执行任务的段德昌接到军部命令,要他火速赶到军部驻地邬阳关参加紧急会议。

段德昌刚到军部,身上的枪就被保卫局长江奇带领的特务队员给卸了。段德昌质问:“你们要干什么?”江奇冷冷地说:“奉夏曦主席之令,逮捕你这个改组派,撤掉你的9师师长职务。”接着,一副锃亮的铜手铐锁住了段德昌曾经指挥过千军万马的双手。

段德昌,湖南南县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年秋由毛泽东介绍进入黄埔军校学习,是黄埔4期的高材生。北伐战争开始时,他被党派到国民革命军第8军第1师任政治部秘书长,在这里结识了担任1师1团营长的彭德怀,并介绍他入党。

大革命失败后,段德昌在鄂西开展武装斗争,组建鄂西赤卫大队并任大队长,创造了“敌来我飞,敌去我归,敌多则跑,敌少则搞”的游击战术,与毛泽东的“十六字诀”游击战方针有异曲同工之妙。赤卫大队迅速扩展到5000余人,遂改编为红军独立第1师,段德昌任师长。1930年2月又扩编为红六军,段德昌任军长。与贺龙的红四军在公安会师后,组建红二军团。从此,段德昌与贺龙并肩战斗,因战绩突出而被人们誉为“常胜将军”。1931年,红二军团改编为红三军,段德昌担任9师师长。

这样一位出色的师长为什么会因为改组派的罪名被撤职和逮捕呢?改组派全称“中国改组同志会”,是国民党内汪精卫派系向蒋介石争利的一个小团体,已于1931年解散。谁知道两年后往事重提,却被“左”倾路线拿来作为“肃反”的头号罪名。夏曦给段德昌罗织了“一贯反对中央分局”和“阴谋分裂红军”两大“罪状”。

“一贯反对中央分局”始于在毛坝召开的中央分局扩大会议上,夏曦把湘鄂西的挫折归咎于“湘鄂西党团组织全烂了”,“党和苏维埃的干部十有八九是改组派”,提出“要解散党团组织和政治机关”,进行“清党”(审查党员、重新登记)。遭到与会人员的强烈反对。段德昌激动地斥责夏曦:“中央让你来当分局书记是要你解散党的吗?你把红军搞完了,苏区搞垮了,又要搞垮党,你是革命的功臣还是罪人?”令夏曦非常难堪。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