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热门点击 > 正文

彭德怀的意见书:毛泽东为何握了三天才发?

核心提示: 情况不断汇报到毛泽东那里,毛泽东的脸越来越阴沉,心情也越来越沉重。对彭德怀的信有多少人赞成或基本赞成?没有一个确切的统计。不过,为数确实不少,东北组几乎全部赞成!

情况不断汇报到毛泽东那里,毛泽东的脸越来越阴沉,心情也越来越沉重。对彭德怀的信有多少人赞成或基本赞成?没有一个确切的统计。不过,为数确实不少,东北组几乎全部赞成!

还不止这些。报来的大量材料还有不少党外人士提的各种意见,以及地方和部队一些党内意见,这些意见汇总起来,便有山上山下呼应,党内党外夹攻之嫌。再远些还有苏联呼应!

彭德怀,当年西北战场的主帅,如今迈着沉重步履走进庐山会议西北小组会议室。从7月3日到10日,他在这里作过7次发言或插话。其中不少话在当时情况下有泄气之嫌。毛泽东从1957年始,多次讲:六亿人民,泄了气不得了。然而30年后,我们不难从这些“泄气”话中看到一颗红光闪烁的赤子之心。

试摘录几段:

7月3日上午:

“1957年整风反右以来,政治、经济一连串的胜利,党的威信高了,得意忘形——说得意忘形可能重了点,总之是脑子热了点。……”

“毛主席家乡的那个公社,去年搞的增产数,实际没那么多,我去了解,实际只增产16%。我又问了周小舟同志,他说只有14%,国家还给了不少帮助和贷款。主席也去过这个公社,我曾问主席,你了解怎么祥?他说没有谈过这个事……”

7月4日上午:

“无产阶级专政以后容易犯官僚主义,当然不是制度上的问题。因为党的威信提高,群众信任,因此行政命令多。马克思在巴黎公社问题上讲无产阶级专政要防止官僚主义,防止办法有两条:一是工作人员经过选举,群众有随时罢免之权;二是工资等于最高的技术人员的工资。这次在外国跑了一趟,对这一点体会最深。与人民利益一致的事情,我们可以做到,如除四害;但与人民利益相违背的事,如砸锅,在一定的时候也可以做到,因为党在群众中的威信高。”

“要找经验教训,不要埋怨,不要追究责任。人人有责,人人有一份。包括毛泽东同志在内。”

7月6日上午:

“裤子要自己脱,不要让人家拉。江西还在讲去年增产67%。这是脱了外裤,留了衬裤。要一次脱光,省得被动。”

“北戴河会议以后,搞了个‘左’的东西。全民办钢铁这个口号对不对?全民办工业,限额以下搞了13000多个,现在怎么办?每个协作区、省要搞个工业体系,不是一两个计划的事情。”

“人民公社我认为早了些。高级社的优越性刚发挥,还没有充分发挥;就是公社化,而且未经过实践。如果试上一年再搞,就好了。这也不是说等它衰老。居民点上半年才修下,下半年就拆,把战略口号当成当年的行动口号。公社没有一个垮的,但像徐水那样的公社却垮了。”

“过日子,国家也要注意风景区,人工湖可以慢点,浪费很大。好多省都给毛主席修别墅,这总不是毛主席让搞的。”

7月8日上午:

“毛主席与党中央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威信之高,是全世界找不到的,但滥用这种威信是不行的。去年乱传主席的意见,问题不少。”

“错误的东西一定要反对,北戴河会议不批判‘吃饭不要钱’,结果普遍推广了。”

7月9日上午:

“什么‘算账派’、‘观潮派’……帽子都有了,对于广开言路有影响。有些人不说真话,摸领导人的心理。”

(“算账派”、“观潮派”,这是毛泽东说的呀!)

7月10日:

“……现在是不管党委的集体领导的决定,而是个人的决定、第一书记的决定算。不建立集体威信,只建立个人威信,是很不正常的,是危险的。”

“解放以来,一连串的胜利,造成群众性的头脑发热。因而向毛主席反映的情况,只讲可能的和有利的因素。在大的胜利中,容易看不见、听不到反面的东西。” 不要忘记,这些话是讲在30年前!

而且,每次讲话都直接或间接涉及到毛泽东。在刚刚结束反右斗争的那个年代,也只有彭德怀敢说敢做这种事。

这些讲话并没立刻引起多大风波。

“不就是提个意见呗。”

不过,在彭德怀最后一次发言的同一天,毛泽东也在小范围谈话中对形势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和态度。

“……像打仗一样,有缴获,有损失,有所得,有所失。总不能说得不偿失嘛!”毛泽东将军事精神贯入经济建设,所以谈话也喜欢用打仗来比喻。他又说:“有人说我们偏听偏信。就是要偏!同右派作斗争,总得偏一边!”

7月13日,早饭后。

欧洲人将13视为凶数。对于中国来讲,1959年的7月13日,实在不是一个好日子。

风轻雾淡,小路蜿蜒于绿树浓荫中。彭德怀没有去西北组会议室,反背双手,一改走路生风的冲劲,沉思慢步,甚而显出忧心忡忡,朝着背靠山坡的一幢灰色建筑走去。

那是毛泽东居住的180号。当年英国巴瑞女士把这幢别墅馈赠宋美龄,被称为“美庐”。1949年改变所有制,归于人民,现在迎来了共产党的领袖光顾其中。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