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文史 > 正文

清朝是“轻徭薄赋”朝代 长期行低税率政策(3)

四、晚清财政与国家主权

晚清政府财政所陷入的困境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自身主权的逐步丧失,同时,主权的逐步丧失又是清政府财源枯竭的一个重要原因,两者互为因果,使清政府陷入了难以自拔的恶性循环之中。这里仅以晚清政府大量举借外债为例。1895年以后,晚清政府的财政已经是收不抵支,赤字不断上升。大借外债主要是为了筹措军费和之后的偿还赔款。比如,甲午战争期间,清廷向汇丰银行筹借了四笔外债,折合银4000多万两,相当于当时政府收入的一半;战败后又向俄法集团和英德集团借了三笔外债,共有3亿两。到1900年,这七笔外债每年本息偿付额达2490 余万两,成为政府常年的财政负担;1902年起清廷又背起了庚子赔款的沉重负担,在其最后几年,归还各项赔款和庚子赔款的数额每年合计大四千六、七百万两。而举借外债常常附加有种种政治上、经济上甚至军事上的苛刻条件。如英德借款给清廷时,英国迫使清政府声明,长江沿岸地方“中国段不让与或租给他国”。同时,绝大多数的借款都要求晚清政府以海关收入作担保。1890-1900年每年的关税收入相当稳定地保持在二千二、三百万两上下,以关税偿还借款就使户部的固定收入项目大量亏空;当然更为致命的是对中国主权的侵害,清政府每年的海关收入基本上全部落入列强手中,清朝的海关“实际上已成为中国的外国债权人的收款机关。”当时海关税收是清政府主要的财政收入,列强控制了中国海关,就基本上控制了中国财政,清政府独立行使自身职权的行为受到极大限制。

五、晚清财政与近代民族国家观念的形成

财政基础在不断地分散化,地方拥有了比中央更多的

资源,而且大量拖欠国库税款。据户部报告,从1843-1847年,各省总共拖欠地丁银达900多万两,到1848年底,各省陆续豁免的税款有280万两,还拖欠770 万两之多。这笔款项约接近战后国库每年储存的银数。资源控制的地方化产生了以牺牲国家的统一为代价的、使地方主义兴盛的可能性。这实际上也阻碍了中国近代民族国家观念的形成。地方政府新增长的经济实力主要并没有用来为国家政治服务,如广东、江苏等地的地方政权在政治上和财政上各自为政,其许多政策与中央政府相抵触,而中央政府已没有可资利用的行政手段对地方进行控制。长期以来,近代民族国家观念的缺失是中国难以摆脱困境的重要的政治文化因素之一,天下观念和乡土意识使全民族很难有效地整合全国资源抵御外敌,自强求富。由于战争因素而使中央政府把财政权不断地下放给地方,给各督抚继续保持原有的乡土意识提供了重要的物质基础,与此相对的中央权威的削弱更难使人们增强大一统的国家观念。是以诸如甲午海战李鸿章“以一人而战一国”的悲剧不断地上演。

六、结语

社会转型时期的现代化发展需要政治体系有足够的政治能力来主动地推动,政府的财政实力是它这一作用得以发挥的现实基础。晚清政府财政实力的窘迫使其推进近代化进程履步维艰,中央政府调控能力衰微,无力建设强大的近代国防,国家主权日益沦丧,不合理的财税制度给各级官员的腐化提供了便利的条件,财政权的分散阻碍了近代民族国家观念的形成,等等。反过来这些因素又进一步加剧了政府财政的困难,加速了晚清灭亡的步伐。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税率 朝代 政策